空间是向着岔道反方向扩展的,尽头处是紧闭的金属门。整个空间高约十多米,直径有二十多米,四周是金属壁,中间竖立着七八根碗口粗细的金属柱。空间里到处都长满了藤蔓,穗状果实发出淡黄色光芒,乍一看金光一片。在地面上,摆放着许多破旧的铁笼子,几乎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具尸体。这些尸体有的是白人,有的是黑人,有的是黄种人,甚至还有混血人种。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体都严重干瘪萎缩,四肢扭曲,呈现奇形怪状,仿佛在死前经历了极大的痛苦。这种笼子大约有二三十个,每个笼子的尸体无论什么死法,五官都严重扭曲,面部呈现出一种令人发毛的怪笑!在淡黄色的光芒下,一张张扭曲怪笑的死尸脸骤然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们吓得几乎不能呼吸了!过了好久,两人才缓过劲来,蒋玲拍了拍胸脯,说:“这……这是什么情况!”何无为深吸了一口气,说:“肯定是这些果实有问题,你看,这些尸体的表情,似乎是……是一种不能自已的怪笑。”蒋玲思忖片刻,说:“难道……难道这些果实会令人不自觉地发笑,一直笑到死?”何无为沉吟道:“很有可能,不仅是发笑,可能还会使人发狂,使人丧失神智,丧失控制表情的能力。”蒋玲捏了捏鼻梁,说:“那我们该怎么办?现在连个火都没有,想烧都没办法。”何无为说:“关键在于,这些果实是怎么影响人的?咱们如果能搞清楚这个机制,那就好办多了。”蒋玲说:“那咱们只能走上前看看,观察观察那些死尸,不过可能会冒风险。”何无为想了想,说:“这样,你在这儿等着我,我过去看看。”蒋玲笑了一声,说:“得了吧,就你?咱们还是一块去吧。”两人谨慎地向前走了几步,到距离藤蔓大约三四米的地方停下脚步。这时,他们看清了笼子里的详情,顿感毛骨悚然。只见那些尸体都被打碎了锁骨,将藤蔓生生地穿了进去!他们不由得倒退几步,何无为怒道:“这简直是反人类!”蒋玲说:“是啊,这也太惨了!那些凶手真该死!”这时,何无为眼神一动,说:“你看,那是什么?”两人透过重重藤蔓,隐约看到三四个人倒在地上,似乎是陶志鹏的手下!他们倒在地上抽搐着发笑,七窍流血,五官扭曲,笑得歇斯底里,嘴夸张地大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看来嗓子已经彻底哑了。蒋玲咋舌道:“太……太灭绝人性了,这真是笑到死啊!”何无为叹了口气,说:“唉,这也是时也命也。不过有一点我不理解,那些人是怎么被果实影响的?”蒋玲仔细观察一番,说:“你看,这些藤蔓的果实上生有倒刺,与之前咱们看见的都不同。”何无为看了看,还真是这样,他说:“应该就是这些倒刺了,一旦人被刮伤,就会中毒发笑而亡。”蒋玲说:“那不简单了?咱们全给砍掉就是了。”于是,何无为走在前面,拿着匕首一刀一个,将果实全部砍掉,再用匕首小心翼翼地挑开,蒋玲跟在他身后,警惕地观望四周。两人就这样,安然地在藤蔓区中穿梭。走了大约五六分钟后,他们看到了陶志鹏的手下,一共三个,在地上痛苦而绝望地抽搐着,肢体严重扭曲,五官已经错位得几乎不成人形。他们嘴唇微颤,巴巴地看着两人,几乎费尽全身力气挤出三个字:“杀了我!”何无为摇了摇头,轻叹一声,用匕首将他们结果了,说:“各位兄弟,一路走好。”这时,蒋玲眼神微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何无为,你看他们是不是有点……有点不对劲?”何无为吃了一惊,说:“玲儿,你可别吓我,什么不对劲?”蒋玲说:“你看啊,他们的身上,好像有刀伤。”何无为仔细瞅了瞅,只见这三具尸体除了有刮伤的痕迹以外,还有很明显的刀伤,而且身上有多处淤青,伤痕非常新,很明显是人为的!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这……这是人为的!难道他们被什么人袭击了?难道这里还有别人?”蒋玲摇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些伤痕明显是人类的杰作。”两人谨慎地向四周看了看,周围一片寂静,重重藤蔓茂盛地生长着,似乎没有任何异样。何无为说:“不管了,咱们往前走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于是,他们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过了大约一个小时,藤蔓终于渐渐稀疏了,金属门出现在两人眼前。何无为松了口气,说:“好歹到头了,这门锁……”忽然,他发现这金属门内部竟然有门锁!而且这门锁没有被砸烂!他心中寒意陡生,颤声说:“这……这是什么情况?”蒋玲也觉得万分诧异,说:“按照方向和位置来说,这应该就是咱们之前看到的金属门,可是当时陶志鹏的手下们明明已经把门锁砸烂了呀,里面的门锁怎么会完好呢?”何无为定了定神,说:“会不会……会不会这不是咱们之前看到的那扇门,或许……或许……”突然,他心中一动,惊道:“双层门!就像是古代城墙一样,内一层外一层!”蒋玲点头道:“对,对对对,有可能,很合理,不然可真是活见鬼了。可……可如果是这样,那三个人是怎么进来的?”何无为捏了捏鼻梁,皱眉道:“这他娘真是活见鬼了!”蒋玲走到门边,仔细看了看,说:“你看,这门上有字!”何无为赶忙凑过去看,只见门上写了好几行字,每行字都是不同的语言,其中第四行是中文繁体字,写道:“活人鲜血四升祭祀,门方可开。”蒋玲上下扫了一眼,说:“这些文字都是同样的意思。”何无为笑了一声,说:“这有十几种语言呢,你都认识?”蒋玲随口答道:“对啊。”何无为愣了愣,他现在越发觉得蒋玲来头不简单了,她的才学见识,远胜于己,根本不像是平常儿女。她到底什么背景?或者说,她到底是谁呢?蒋玲没有注意到何无为的心思,她自顾自地观察着,说:“你看哈,这门下有血槽,与门锁相连,我猜是这门锁里面有一种奇怪的传感器,可能是最原始的生物传感器。一旦有足够的血液进入血槽,这个门锁就会做出某种响应,这样金属门就会开了。”这时,她又仔细阅读了一遍文字,道:“这上面说,要活人鲜血四升,嗯,考虑到正常人类的总血量,我想咱们如果要通过这扇门的话,可能必须要牺牲一个人。”说到这里,她慢慢转过身子,睁着大眼睛凝视着何无为,面色从容淡然,道:“动手吧。”何无为笑了一声,说:“玲儿,你真觉得我会放干你的血以便于通过这扇狗屁烂铁门?”蒋玲不紧不慢地说:“为什么不呢?性命攸关,要么死一个,要么两个都得死,如此优劣分明的选择,如果我是你,一定会动手的。”何无为嘴角一笑,说:“哦?为什么要动手?客观上说,你的打斗能力不弱,轻功高超,智商更是远胜于我,虽说在谋划上略逊一分,但也微不足道。我动手对付你,岂不是太愚蠢?”蒋玲翻了翻眼珠,说:“何必故意戏弄,你的口红手枪,子弹应该还没打完吧。”何无为点点头,说:“对,确实,如果我用口红手枪,便可立判强弱,先把你打残了,然后脱光你的衣服,先爽几发,再在你的喉咙轻轻划一刀,慢慢放干你的血,最后悠然地走出门,看到外面堆积的尸体。”蒋玲眼睛微红,说:“好啊,那放马过来吧!”何无为耸了耸肩,说:“听话要听全了,我说的是如果,可是我的唇膏枪已经丢了,这一切都是空谈,我们与其互相残杀,还不如碰碰运气,想想别的方法。”蒋玲眯了眯眼,一字字地说:“所以说,你没有了唇膏枪,被迫与我结盟?”何无为说:“对的,这个理由你满意了吧?”蒋玲眨了眨眼睛,道:“换句话说,如果你有唇膏枪,就会杀了我?”何无为皱眉道:“玲儿,你到底想怎么样?现在我们面临一个难题,这关乎我们的性命,而你却在说这些有的没的。”蒋玲咬了咬嘴唇,说:“回答我的问题。”何无为有些不耐烦,赌气道:“会,现在你满意了吧?就像你说的,要么两个人活命,要么一个人活命,反正你都活不了,与其活活饿死在这里或者在外面被蛇怪吃掉,还不如死在我手上,对吧?”蒋玲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着泪水,说:“何无为,你……你真这么想?”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八章 怪笑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八章 怪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八章 怪笑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八章 怪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八章 怪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豪门盛宠:闪婚总裁强制爱最新章节

        她醒来的时候,对面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他威胁着说:“保护好你肚子里的孩子。”      她只觉得不可思议,“我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么,那就现在让你怀好了。”  这个陌生的男人一次次要了她,之后已给了她每个女人都想要的盛事荣宠,可这一切,原来是因为······

  • 日夜不休:总裁的蚀骨宠妻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她从他疼爱的妹妹成为了他的妻子,也成为了他恨之入骨的仇人。他对她冷嘲热讽,百般羞辱。而她看着心爱的他,日日与其他女人颠鸾倒凤!五年,她的爱恨早已消磨殆尽,而他却早已对她食髓知味。“颜霆昊,离婚吧!”她将离婚协议放在他的面前,从未有过的冷静。他却抓起离婚协议,一把撕了个粉碎,“耿静柔,我颜霆昊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两个字!”

  • 甲子年的雪最新章节

        &#;&#;84年,甲子年,那年下的大雪,那年我们家换的大房子,妈妈在门市部里卖过太阳镜。郭伯伯智破零件失窃案,赵阿姨值班失火了烧掉了电视机,差点被厂里开除,小延能进厂工作是她叔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小史喜欢车间一个姑娘,有个老光棍说,把你妺介绍给我,我请你吃饭,他差点和人家打起来。
        &#;&#;70年代,你郭伯伯正追求一个医生,徐大妈闯了进来,后来有人给党委副书记写信,痛骂他们破坏她的幸福。
        &#;&#;”老妈,听说你当年也挺浪漫的呢?”
        &#;&#;90年代,企业困难时期,陈川涛到了民品所,谈业务时遇到了年青貌美的单身校友,那香水味一次又一次飘到他脸前,他当如何......
        &#;&#;老沈谢绝了一次调工作的机会,毅然选择内退,提起了玉石刻刀。
        &#;&#;90年代,大学里的几个70后,如何选择情感,陈原怎样面对大自己大三岁的学霸姐。老六被开除了,伤感地南下打工。

  • 玄幻之最强戏精最新章节

        “我,秦始皇,打钱”  ……  “其实我真名尼古拉赵四,昔日从青青草原中走出,我有挚友喜羊羊与灰太狼,更从大航海的线上飘过,不小心把啥子路飞给砍了……”……  “嘿,老张,你的帽子掉了。”叶邵捡起脚下的帽子,悉心的为老张带上。嗯,绿油油的真好看。  “谢谢你啊,老王。”看着老张一脸感谢的表情,叶邵觉得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飘逸了。  ……  我叫叶邵,我为自己代盐。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女主重生,双洁,互宠,一生一世一双人】她是国公府的嫡长女楚青辞,生而尊贵,天资卓绝,为世家贵女之首。然慧极必伤,不仅自幼心疾缠身,还成为了他人的垫脚石,死得不明不白。她是尚书府的痴傻儿端木绯,父丧母亡,与胞姐相依为命。不仅是尚书府的耻辱,受尽耻笑辱骂,还无故被堂姐推下池塘,溺水而亡。一朝重生,楚青辞成为了端木绯,自当凤凰涅槃,一世荣华。说她傻?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谁敢来比?笑她痴?五行八卦,星相算经,谁有她精?表面光鲜的尚书府,实则藏污纳垢。欺她孤女无依?亡母的嫁妆产业,亡父的功勋赏赐,一样一样全都吐出来;毁她胞姐姻缘?嫁给太监这种“好事”,不如让给你女儿;污她母家通敌?谁泼的脏水,谁就把它...

  • 最强至尊兵王最新章节

        中国有一支不存在特种部队,没有番号,没有驻地,更没有身份。他们是中国最强的战士,兵中之王,而其中最强的士兵被誉为‘龙首’,人称人间兵器。天煞命格,一生独行,背负潜龙行动远走他乡,为国之刃,撑起中华脊梁。好男儿自当一世忠一国,一生爱一人!

  • 不死龙帝最新章节

        三千古界,万域争锋,荒纹为修行之本。炎之荒纹的炎帝,火焚九幽,气蒸大泽;雷之荒纹的雷皇,气破苍穹,雷灭万古;兽之荒纹的兽尊,掌御万兽,吞天噬地……百魔乱世,大妖横行,万圣陨落。少年姜蒙得不死龙帝传承,崛起于大荒之中,踏上逆天成霸之路。妖又如何?魔又如何?

  • 踏碎凌霄最新章节

        天地初开,万物相争,时隔千年动乱又起。何为善?何为恶?何为正?何为邪?且看我公孙翊怒问天道,踏碎凌霄……

  • 魂断三国最新章节

        亲爱的读者朋友,请静心阅读我的小说,用鲜花和收藏支持我吧。

  • 寒门悍嫂最新章节

        她上辈子遭最亲近之人蒙骗,含恨而亡,庆幸老天有眼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这辈子她李素娘再不会替他人作嫁衣裳。二房耍心眼斗心机,她拿出长嫂身份狠压。恶邻居毒后娘纷纷欺上门,她脱胎换骨以悍妇名声立威,但却因美貌而被人踏破门槛提亲。三弟薛敏之瞪红了眼提刀指向众人,“她生是我薛家的人,死也只能是我薛家的鬼,哪个敢打她主意,就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 美国一姐爱上我最新章节

        故事讲述的是普通小人物白小闲在历经千辛万苦的磨练之后,终于获得了武林绝学随心所欲神功,然后在花都商界纵横驰骋,叱咤风云,然后一统商界的精彩故事。

  • 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意最新章节

        华夏古武第一世家继承者言一色,不幸穿越后,因机缘做了一个诱惑君主的妖妃,但文武大臣不仅不骂她,还用钱用人脉巩固她的地位!没啥,因为这皇帝是个暴君,十个人里面九个半都恨不得他死的那种暴君。她舍命惑君,简直就是功德一件!——————男女主分割线——————迟聿是个非常合格的暴君!他性格糟糕,三观不正,麻木不仁,嗜杀成性

  • 以婚谋爱:先生太傲娇最新章节

        她曾是世家名媛,如今落魄不堪,受尽屈辱。他是关城傅爷,权势滔天,备受瞩目。她被设计陷害,他施以援手;她被嘲笑侮辱,他护她左右。最终,她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他说:“你那么惨,不如嫁我好了。嫁给我就没人再敢欺负你。”她拒绝:“可我已经嫁人了。”“你前夫又坏又蠢又没用,你老公只能姓傅。”他抽开领。“乖,过来让我先教你怎么接吻。”前夫陆斯辰:“姓傅的没一个好东西。漫漫听话,跟我回家。

  • 绝代神龙最新章节

        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了多年,楚天骄终于从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兵,跃居为众人顶礼膜拜的一代战神,可是男人并没有因此而骄傲自大,因为他知道,自己前方的道路依旧漫长,重返都市,他还背负着重大责任,且看战神楚天骄将会在都市中掀起怎样的一番腥风血雨。

  • 山村透视小神医最新章节

        村民会透视,挡也挡不住,我是无敌小神医……

  • 爱上追凶的你最新章节

        如果觉得好看评论区留言告诉我,我有空过来看见了,心情好就再更新

  • 龙王神婿最新章节

        林常,一个不出世的医学天才,能与阎王爷抢人,被奉为在世医仙。
        然而,一次误信小人的话,他医死了人,沦落到苏城凌家,做上门女婿,三年来,受尽侮辱,但总有一天,龙回大海,展现狰狞。
        沉闷三年,且看医仙归来,生死有命,林常说了算!

  • 双面总裁老婆哪里逃最新章节

        订婚当天,未婚夫久不入场,那个传闻中邪魅腹黑又不近女色的张九辞却突然从天而降,搂紧她问道:“喂,你的未婚夫都要坐牢了,你不如跟了我?”
        她是他窥见已久的温柔,他愿意用一生去抓紧。

    本章内容提要:
    ...    空间是向着岔道反方向扩展的,尽头处是紧闭的金属门。整个空间高约十多米,直径有二十多米,四周是金属壁,中间竖立着七八根碗口粗细的金属柱。空间里到处都长满了藤蔓,穗状果实发出淡黄色光芒,乍一看金光一片。在地面上,摆放着许多破旧的铁笼子,几乎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具尸体。这些尸体有的是白人,有的是黑人,有的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