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无为与蒋玲此时也凑了过来,男子双目微睁,目光呆滞,喃喃道:“黄色,笑,可怕的笑!可……”话未说完,他便一命呜呼了。三人都心生寒意,上方幽深的岔道口显得格外诡异阴森,陶志鹏长叹一声,懊悔地说:“看来他们是凶多吉少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蒋玲安慰道:“这怎么能怪你?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何无为说:“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另一个人跑到下面的岔道里去了,咱们赶快追吧!”这时,陶志鹏才反应过来,立刻大步流星地向下面的岔道飞奔而去。何无为和蒋玲无奈,也只好跟着他跑,心中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这么仓促的跑法太过鲁莽。进入岔道口后,通道由平地变成下坡,三人借着下坠之势,越跑越快,不到两分钟,手电光下就出现了那名男子的身影,只见他麻木地走着,似乎行尸走肉一般。何无为喊道:“陶警官,小心行事,别贸然上前!”蒋玲也说:“先看清情况再说!”陶志鹏觉得有道理,连忙停下脚步,仔细观察通道的环境。与之前相同,通道四壁都是金属,有明显的海水冲刷痕迹,可见大厅汇集的海水有一部分最终流经这里。男子慢吞吞地向前走,借助手电光,三人隐约看见男子前面的空地上,似乎有一个床板形状的黑色扁平物体,不知道是什么来历。有了前面的经验,陶志鹏断定那必是什么可怕的怪物,不禁心中大急,快步过去想要拉住男子。然而,这已经太晚了。忽然,扁平怪猛地膨胀,形成一个帐篷大小的口袋,一下子将男子整个吞了进去!接着,扁平怪再骤然收缩,将男子紧紧地裹住,然后逐渐缩小,里面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令人胆寒的骨骼破碎声!没一会儿,大量的水从扁平怪的身体上渗出,它渐渐收缩成原来的形状,只是稍微厚一些。三人看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陶志鹏颤声说:“这……这是什么原理,怎么一个大活人就……就这么没了?凭空消失了!”何无为沉吟道:“不是消失了,而是被榨干和压缩了。若我所料不错,这个扁平怪的身体是一种渗透膜,它将人体内的水排出,包裹住其中的有机物质。”蒋玲秀眉微蹙,说:“有道理,是这么回事,而且它的身体力大无穷,竟能将人体如此迅速地压缩到这么小,想必应该包含着某种腐蚀性物质。”陶志鹏说:“所以呢,我们该怎么对付它?用刀砍死?”何无为皱着眉摇摇头,说:“砍是砍不死的,据我观察,这玩意的皮囊极其坚韧,绝不是普通匕首可以刺破的。”陶志鹏急道:“那该如何是好?难不成咱们就在这儿跟它耗着?何先生,既然没什么好办法,您就给算一卦吧!”蒋玲嘴角一笑,戏谑地看了何无为一眼,说:“对啊,你的卦这么灵,算一个试试呗。”何无为一脸蒙圈,心中不断叫苦,硬着头皮说:“嗯,算一卦,算什么呢,容我想想哈,咱们是两男一女,前方是两实一虚,纵向排列,是为……为离卦。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四方!这是大吉大利之卦!只要咱们不急进毛躁,不意气用事,便是前途光明,皆有所得啊!”陶志鹏一脸黑线地说:“何先生,你就是骗人也得靠谱些啊,大吉大利?扯淡吧!”何无为自己也觉得很扯淡,他硬着头皮说:“天下万物,否极泰来,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陶警官不必如此悲观。如果警官不满意,大不了我再卜一卦。”蒋玲幸灾乐祸地说:“呦,还能来一卦,真是稀罕,要么说是硕士嘛,就是比街边的算命先生高产多了。”何无为白了她一眼,说:“你少废话,看我这次给算一个准的。”其实算卦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好,周易之理,自有合情之处,也不可一概否认。他仔细琢磨一番,装模作样地掐指一算,摇头晃脑地说:“上兑下巽,此为大过卦,栋桡,利有攸往,亨。象曰,泽灭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此卦乃是凶卦,势将摧折,危机四伏,强意而行,势必后悔!”陶志鹏愣了愣,说:“怎么又成了凶卦了!你到底行不行啊。”何无为皱眉道:“你懂什么?吉凶之事,本就是瞬息万变,咱们再耗下去,等这家伙又饿了,那更难办!”陶志鹏不耐烦地说:“说了这么多,我们到底该如何是好?”何无为嘴角一笑,说:“莫急莫急,这卦象说得很清楚了,咱们已经渡过了大部分灾难,此时更应当一往无前,但是,却又不能与这家伙发生冲突。”陶志鹏撇了撇嘴,说:“这……这怎么可能?不跟它冲突,难道和它谈判?”蒋玲沉吟道:“你先别急,我看何无为说得也有些道理,这东西坚韧无比,力大无穷,咱们谁也不是它对手,如果跟它冲突,那真是找死!我看它似乎没有四肢,说明它不能动,我想这会不会是个机会?”陶志鹏沮丧地说:“这算什么机会?它一直在这儿不动,我们就全无机会!”何无为摆摆手,说:“不一定,阳者阴也,阴者阳也,它不可能是没有破绽的,它不能动,它张嘴吃人。”忽然,何无为心中一动,笑道:“我有主意了!就像打羽毛球时忽远忽近一样!”蒋玲眼前一亮,说:“我明白了!对,就是这样!”陶志鹏愣了愣,说:“是怎样啊?什么就明白了?”何无为说:“咱们可以先抛个尸体过去,它必定开口吞下,而我们则可以借机翻过去。”陶志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好像是有些道理,那咱们现在就回去把尸体拉回来。”说走就走,三人掉头回去,将那具被吸干了血的尸体拖到这里,何无为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说:“现在咱们把他切割成四块,一人一块,再留一块作为后备。”蒋玲不禁感到一阵恶心,扭过身去,说:“你……你们请便,我一个小姑娘不合适做这个。”陶志鹏也背过身去,说:“这毕竟是我的兄弟,我下不了手。”何无为无奈地说:“你们就这么忍心让我一个单纯可爱的算命先生做这种事?”蒋玲嘿嘿一笑,说:“能者多劳嘛。”陶志鹏点头道:“对啊,你有经验,肯定比我们强。”何无为苦笑一声,再次拿起匕首,开始切割尸块,切到第三块时,他终于忍耐不住,哇哇的呕吐起来。陶志鹏和蒋玲连忙转过身来帮他,三人强忍着恶心切割完毕,一人抱着一具尸块,只觉得精神一阵恍惚。何无为打头阵,他猛地掷出尸块,扁平怪骤然膨胀,一口吞下。就在这刹那间,何无为纵身一跃,几乎贴着扁平怪的表面翻过去,成功通过。接下来是蒋玲,她照葫芦画瓢,凭着一身好轻功,轻易地跃过来。何无为嘴角一笑,故意走上去接住她,拦腰将她搂住。蒋玲脸一红,一把将他推开,嗔道:“无耻!”最后是陶志鹏,他也照样扔过尸块,扁平怪一口吞下,他奋力一跃,可是起步慢了些,那扁平怪竟再次膨胀起来!这样一来,他正好与扁平怪撞在一起,砸到它身上!扁平怪浑身一颤,陡然膨胀,陶志鹏被一下子弹起,直直地向扁平怪的嘴中摔去!说时迟,那时快,何无为快步冲过去,用健壮的身躯狠狠地撞击扁平怪的后部,而蒋玲则飞身一跃,一把抓住陶志鹏的胳膊使劲往回拽。这么一推一拉,陶志鹏正好摔在扁平怪身后,这才算逃过一劫。他感到阵阵后怕,喘着气说:“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们,谢谢!”何无为笑了笑,说:“客气什么,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理应互相帮助。”蒋玲笑道:“就是就是,别跟我们客气!”何无为嘻嘻一笑,说:“你终于承认是我们了。”蒋玲脸一红,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说:“胡说,少自作多情!”陶志鹏无奈地笑道:“你们的心可真宽啊,我……”忽然,他的表情凝固了,浑身微微颤抖,目瞪口呆,几乎说不出话来!何无为和蒋玲心知不妙,定睛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扁平怪的嘴部又重新对准了他们!三人大惊失色,立刻起身要逃,可这时,扁平怪骤然膨胀,眼看就要将陶志鹏吞进去!何无为和蒋玲只好拼力抓住扁平怪的上颚,四只手奋力地向上顶,死死抵住下压之势,免得陶志鹏被彻底吞进去。这扁平怪格外有力,咬合力惊人,何无为和蒋玲感觉自己好像在举一座大山,手掌生疼,两只胳膊微微颤动,腰部拼命用力,整个身体仿佛马上要被压断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二章 人体压缩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二章 人体压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二章 人体压缩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二十二章 人体压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二章 人体压缩】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随笔杂感最新章节

        随笔即处,杂感丛生
        不以文字烙下,唯恐今後不明早前之感受

  • 误入豪门:弃妇大翻身最新章节

        一纸婚约,荣家三少荣瑾瑜娶了沐家空有名头的沐大小姐沐凉笙。rnrn洞房花烛夜,荣家三少留宿夜店,新婚第一天,沐家大小姐独自面对媒体追问。rnrn荣瑾瑜恶狠狠的问沐凉笙:“那一定点的沐氏股份难道比你幸福生活更重要?”rnrn沐凉笙回答:“是!”rnrn荣瑾瑜冷笑:“沐凉笙,你让我觉得恶心!”rnrn沐凉笙无所谓。rnrn三年之后,沐凉笙将已经签好名的离婚协议放在荣瑾瑜面前,她给他要的自由,沐家的股份,荣家的财富,她全都可以舍弃。rnrn而荣瑾瑜咬牙切齿:“沐凉笙,这婚不是你想离,想离就能离的!”rn

  • 都市侠警最新章节

        (警察同行支持推荐)重案队长萧伟突遇劫匪,身负重伤,弥留之际,回首从警之路。为警一日,忠诚一世,看萧伟的侠警之路如何演绎?在那光怪陆离、善恶交织的激情岁月,如何怀着一颗纯洁的心,行走在正与邪、黑与白的灰色边缘,体会侠骨琴心、爱恨情仇、风流不羁的悲喜人生,来和萧伟一起亲身感受一下彭城二十年来的风云变幻。书友群:622.393.818,开心交流。js330

  • 闪婚厚爱:包办婚姻有点甜最新章节

        莫名从陌生人身边醒来,已被吃干抹净,三十六计走为上,却不料惹上的是只腹黑狼,横竖逃不出他手掌心!我只好先合理利用资源,借着他的实力,让欺负我的渣渣们全都跪在我面前!某天我包袱款款,第99次准备开溜,被腹黑狼一把逮住……几个小时后,我揉着散了架的小腰欲哭无泪,这次阳台,上次厨房,再上次沙发,再再上次……家里能咚的地方都咚遍了……“这是对逃婚,最好的惩罚。”某男修长手指挑着我下巴,魅力无边地唱一句。

  • 重生之名门小日子最新章节

        明明是名门之后的陈卿,前世父兄相继而亡,从此颠沛流离。今生,她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不再追求当个得体的大家闺秀,不再将自己禁锢在诗书礼仪当中。今生,她要活的痛快!陈卿:“喂,我有钱有势,真的不需要男人!”李承辕阴沉脸。

  • 总裁大人从天降最新章节

        蓝依依是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却在一次意外中被秦慕搭救……因此他的意中人从天而降。在不受控制下,他和她发生了……从此两人暗生情愫,难舍难分。可……纵两人有深情,相爱之路依然困难重重……

  • 相亲遇男神: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

        〔超甜宠文〕萧墨权是个对女人没兴趣的工作狂?谁说的?!他将她逼至角落,苏夜玫狠狠把结婚协议书拍到他脸上:“说好的什么都听我的,一切以我为主呢?!”“我每天疼你,爱你,不是以你为主吗?老婆,别害羞了,我们来……”他果然信守承诺,拉着她天天秀恩爱,撒狗粮……

  • 进化天图最新章节

        一场血雨,整个地球开始变异,无数生灵展开了自己的进化之路,这是一个靠着病毒激发体内潜能的世界,人类通过病毒获取各种能力,妄图窃取神魔的权柄。毒者,天地之缺也,故而毒之所至,天地俯仰。毒之所向,万物皆虚,毒之所至,万物皆允。

  • 校霸哥哥,别太撩最新章节

        宋兮上一世最怕继父的儿子顾微宇,因为一次事故,顾微宇被送出国。十年后,顾微宇成了刑警,不幸殉职。宋兮重生回到高一那年,企图改变顾微宇的人生轨迹,却不想,被这个日天日地张狂不羁的校霸哥哥给撩到了。全校都知道京溪小霸王顾微宇不近女色,只有宋兮知道,他背地里不撩到吃干抹净不罢休。顾微宇最不爽的便是宋兮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他总是有种冲动,想要用另一种方式让她哭的,哭的更厉害一点。【痞帅校霸哥哥vs长腿大胸学霸妹妹,微虐甜宠文。】

  • 动漫红包系统最新章节

        “恭喜宿主获得亚人的不死能力!”“恭喜宿主获得白凤的人级身法!”“恭喜宿主获得净化能力削弱版!”“恭喜宿主获得纯质阳炎!”宅男苏羽偶然得到动漫红包系统,群美缭绕,金钱无数,手下众多,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 概率操控系统最新章节

        如果能够操控一切事件的发生概率的话,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比如说: 下雨,概率:100%觉醒超能力,概率:100% 穿越,概率:100%命中,概率:100%跟琦玉老师一样,打破物种限制器,概率:100%地震,概率...地球爆炸,概率...太阳黑子爆炸,概率...遭受黑暗森林打击,概率..宇宙熵变停止,概率...还有最重要的是:崩坏三抽奖爆神装,概率:100%!唉?受到攻击的时候,一切受到的攻

  • 心悦君兮最新章节

        沈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摇身一变成了鸿南国相国之子,这是蹭了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可‘少爷’是个什么鬼?穿越还能改变性别呢?她可是个女人啊……

  • 重生之医品嫡女最新章节

        凤城美男榜第一的永平侯世子竟娶了丑女?大庆国上下一时沸腾,纷纷替世子报不平。顾青鸾盖头一揭,勇猛的朝自己脸上施下几针,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尽现眼前,“谁说配不上我便宰了他。”原来,世子娶的不是丑妃,而是悍妃……

  • 总裁大人:撩我!最新章节

        结婚两年他从不碰她,离婚后的第二个月,爵言希把司徒小小堵在车上,“司徒小小,你欠我的东西该还了?”“什么东西?我不记得我欠过你什么东西,倒是你欠了我很多。”司徒小小怒瞪着爵言希。“两年前的新婚之夜你该补给我了!”爵言希笑着对司徒小小说。

  • 都市最强神婿最新章节

        赘婿又如何?看我如何变成最强战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护得住怀中女人,稳得住脚下土地,扛得起肩上父母,没有撤退可言!

  • 腹黑萌宝:墨太太是个小作精最新章节

        精心策划的表白被破坏,她决定报复,也破坏他的相亲。
        可明明她只是报复,怎么演变成,要他赔一个老婆?
        还是要拿她来赔?
        墨少,你这笔买卖做的可太精了!
        墨少:神秘笑……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有的只是蓄谋已久。

  • 迟汐最新章节

        因为小时候的一份婚书,把她和他绑在了一起。婚后,她提出隐瞒已婚消息,却想起从前的过往......
        温梓汐二十七岁那年,在一次颁奖典礼上 亮出婚戒,宣布已婚。
        沈迟: 下辈子我要变成氧气。
        温梓汐: 为什么?
        “因为......这样你就永远不能离开我了。”

    本章内容提要:
    ...    何无为与蒋玲此时也凑了过来,男子双目微睁,目光呆滞,喃喃道:“黄色,笑,可怕的笑!可……”话未说完,他便一命呜呼了。三人都心生寒意,上方幽深的岔道口显得格外诡异阴森,陶志鹏长叹一声,懊悔地说:“看来他们是凶多吉少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蒋玲安慰道:“这怎么能怪你?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你已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