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话间,方易忽然站了起来,趾高气昂地走到大家中间,叽里咕噜说了一番土语,目光直逼隋翼遥。隋翼遥虽然完全不知道他啰嗦些什么,但也是拍案而起,怒目圆睁,至少气势上不能输了。

    这时,部落众人都开始起哄,萱丽清了清嗓子,说:“这位叫隋翼遥的客人,我们达东部的贵公子方易希望与你切磋武艺,不知你可否愿意?”

    隋翼遥一个箭步跨出来,朗声道:“我愿意!”灵雨坐在一旁,面露担心之色,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话。

    隋翼遥看了一眼灵雨,信步走到大家中央,不屑地瞅了瞅方易,轻轻勾了勾手指。方易使了个眼色,一位土著人拿着一根短矛递给隋翼遥。何无为眼睛一眯,快步走过去,一把夺过短矛,咔嚓一下给掰断了!

    众人都吃了一惊,霎时一片哗然。何无为蛮力很大,再加上善用巧劲,掰断短矛不成问题。这一掰之下,他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根短矛果然是残次品。

    土著人虽然文化落后,脑子却不傻,打眼一看便知原委。萱丽瞪了方易一眼,说:“再给我们的客人递上一根。”

    隋翼遥嘴角微笑,摆了摆手,说:“酋长大人,我不需要短矛,对付他,空手即可。”

    土著人一看他的手势,便明白了意思,顿时一片轰动,都露出惊讶之色。灵雨眉眼微动,说:“隋翼遥,你别太狂妄,我们部落的短矛搏击之法不是白给的!”

    隋翼遥嘴角一笑,抛了个媚眼,说:“灵雨公主殿下是在关心我么?”

    方易恼羞成怒,抖动短矛向隋翼遥拼刺而来,隋翼遥看也不看,脚步半转,贴着矛杆干脆利索地使出一招回旋踢,当时便将短矛踢飞。部落众人都看傻了,纷纷鼓掌叫好。

    方易愣了愣,连忙使了个眼色,两支短箭不知从何处嗖地射出,直逼隋翼遥而去!这时,杨玉容眼神微动,身体忽地弹起,亮出匕首,刷的一下将两支短箭齐齐削断!

    其实,若是换了中国的强弓利弩,杨玉容未必能如此轻易截断,只是这些土著的弓弩粗制滥造,技法简单,打猎尚可,高手对决却差了很多。

    萱丽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刚要开口训斥。方易猛地拔出钢刀,以迅雷之势向隋翼遥劈去!隋翼遥侧身躲过这一刀,腰部猛然发力,身体凌空半转,一脚将刀踢飞!

    方易惊得目瞪口呆,连忙冲那些男子招手。部落里的男子们立刻会意,想要一齐冲上去,在一旁跟他们喝酒的上官义瞅见形势不对,突然出手,匕首横推,将数把短矛齐齐削断!

    这时,蒋玲走到众人中央,嘴角微笑,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土语!何无为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她说了些什么。她慷慨激昂地说完后,土著人们都鼓掌叫好,方易的脸几乎红成了猴屁股!

    萱丽一拍桌子,喝道:“方易,还不快退下!”

    方易乃是部落男儿们的领袖,要是就这么败走,他的脸可算是丢尽了。恼怒之下,他突然捡起地上的短箭,向隋翼遥狠狠地扎去!隋翼遥不屑地撇了撇嘴,竟连闪也不闪,纵身上前飞起一脚,招式后发先至,狠狠地踹中方易的胸膛!

    方易被踹得向后飞了两三米,又在地上翻滚了五六米才停下,哇的一口吐出鲜血!众人一片哗然,萱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何无为见形势不妙,挥了挥手,说:“走!”

    蒋玲对着萱丽叽里咕噜说了些话,不等萱丽开口回应,便转身而去。五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拂袖离开,竟没有一人敢阻挡!灵雨眼神中满是纠结,只好恋恋不舍地看着隋翼遥渐渐远去。

    隋翼遥默默地低着头,眼神中满是失落。何无为拍了拍他肩膀,说:“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凡事别太想不开。”

    杨玉容好奇地问道:“玲子,你怎么会土著语?”

    蒋玲得意地一笑,说:“我虽然没有学过这里的土著语,但是学过南岛语系的一些其他语言,其实它们都很相似,稍加学习便可以了。”

    上官义气呼呼地说:“说起他们我就生气,也太卑鄙了!你们也是,不好好地做客人,偏要做什么驸马。”

    隋翼遥哼了一声,说:“那怎么了,我偏要做驸马!我就这么说,如果我娶不回灵雨,我就不离开这座岛!”

    上官义愣了愣,说:“你这……你这是不打算离开了?咱们跟他们闹成那样,你还想娶人家公主?”

    蒋玲笑了笑,说:“别太悲观,其实依我看只要搞定灵雨就好了。至于其他人,若敢阻拦,得问问咱们的拳头愿不愿意!”

    上官义发愁地说:“这倒是可以,但是这样一来,他们肯定不愿意帮我们,咱们还回得去么?”

    何无为摆摆手,笑着说:“当然回得去,有了灵雨,便有了大靠山,还有什么解决不了?再说了,你以为萱丽真的恼怒隋翼遥暴打方易么?错了!她现在没准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杨玉容说:“上官义,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哪有既占便宜又不挨打挨骂的好事?”

    隋翼遥皱眉道:“你们是真会算计,反正我对灵雨是真心的,你们不准利用她!”

    何无为拍了拍他肩膀,说:“放心,有你在那儿色眯眯地盯着,我们哪敢啊。”

    杨玉容扑哧笑出来,说:“这话说得对!”

    隋翼遥摸了摸耳朵,说:“嗯……这个……对了,差点忘了,我们今晚还得去收拾那些人呢。他们可不像那些土著一样好对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大家不可轻敌!”

    夜深人静,灯火渐渐熄灭,整座岛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海水激荡着岛边的岩石,发出阵阵清脆的波浪声。果然,在岛屿的另一面,停靠着一艘大船,两个黑衣人站在船边,荷枪实弹,无精打采地站岗放哨。

    杨玉容与隋翼遥从两边悄悄包抄过去,屏住呼吸,出手如电,干脆利索地把这两人结果了。接着,他们把枪递给何无为等人,然后悄悄地从一侧爬上船,潜伏在甲板上。

    何无为等人随后跟上,从另一侧上船,躲在隐蔽角落暗暗观察。杨玉容飞檐走壁,从船舱外破窗而入,隋翼遥则从正门进攻,切瓜砍菜般,将五个熟睡中的黑衣人结果了。

    剩下三人反应过来,慌忙拔枪想要还击,被躲在暗处的何无为、蒋玲、上官义一人一枪给了结了。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毫无戒备的黑衣人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五人在甲板齐聚,拍手庆祝成功。

    终于可以回去了,大家都是兴奋不已,激动地几乎难以自持。唯独隋翼遥静静地坐在船头,望着苍茫夜色中隐约可见的土著村庄,惆怅叹息。

    蒋玲走到他身旁,说:“我们最初只是想撮合一下,却没想到你竟用情如此之深。”

    隋翼遥叹了口气,说:“谁知道呢,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情之所至,情难自已。”

    就在这时,忽然,船只附近的树丛中亮起无数火光,刹那间,达东部的男男女女几乎全数出现,以月牙队形对船只形成半包围态势。这些人全都是悲愤满面,手拿武器,一排弓箭手扣紧弓弦,箭头齐刷刷地对准何无为等人!

    五人见此态势,都愣了愣,杨玉容一把将何无为等三人推进船舱,自己与隋翼遥站在甲板上,傲然地俯视着他们。这些达东部土著中,领头的是灵琪,灵雨和方易站在她的两侧。

    灵琪面色哀伤,眼角带泪,死死地盯着五人。灵雨则是满面惊诧,神色茫然,脸颊带着泪痕,似乎是刚经历了什么非常的事,还没有缓过神来。方易眼圈也是红的,阴鸷地瞪着隋翼遥,面容狰狞,杀气毕露。

    杨玉容朗声道:“灵琪公主,不知有何指教?”

    灵琪拿出一个小药瓶,一字字地说:“这些药可是你们的?”

    杨玉容愣了愣,摇头道:“我们没见过,这不是我们的!”

    方易叱道:“胡说八道,这些外来的玩意儿,除了你们还有谁?看看这些船上的尸体,对同伙都下这样的狠手,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此言一出,轰动一片,部落成员们都是慷慨激昂,愤怒不已,一双双眼睛冒着怒火,似乎随时都要冲上前将五人撕成碎片!

    看着船下船上的一具具尸体,灵雨浑身一颤,眼睛圆睁,盯着隋翼遥,含着泪问道:“这些人……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

    隋翼遥愣了愣,说:“是,但这些人与你们何干?”

    方易哼了一声,说:“何干?你们杀了他们,妄图匆匆逃跑,这难道不是畏罪潜逃?”

    杨玉容听出不对,立刻说:“胡说!我们有什么罪需要潜逃?”

    灵琪一字字地说:“你们毒害伟大的萱丽酋长,我最敬爱的母亲!难道,你们还想活着离开这里吗?”

    此言一出,五人都惊呆了,隋翼遥连忙说:“这个真跟我们没关系,灵雨你要相信我!”

    灵雨哭得稀里哗啦,直勾勾地看着隋翼遥,眼神中充满了悲愤和失望,说:“隋翼遥,难道你还不肯说实话!”

    此时众人才意识到,他们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八十六章 陷入阴谋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八十六章 陷入阴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八十六章 陷入阴谋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八十六章 陷入阴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八十六章 陷入阴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武凌苍穹最新章节

        六百年前的皇者意外堕落,六百年后的今天,重生于世,寻的更多机缘。一步步登上武道巅峰,勇闯大千世界。敌众神,杀群魔,谱写一篇不朽的史诗。

  • 邻家大叔太温良最新章节

        初恋是一种癌,治好了伤心,治不好伤身。他说:来,身心一起治。以我的手术刀保证。吃瓜群众说:邻家大叔你是个好人,但素你有老婆孩子。为了和初恋破镜重圆,不声不响挖未来总裁的墙角,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未来总裁的粉丝说:总裁大,高冷霸道甜宠这些技能还没get到怎么出来泡妞?再不雄起我来扶你!关于入坑要说滴话:1、本文慢热,绝不枯燥2、坑品保证3、评论能温暖漫漫长夜单机码字的桐,摸心,你懂

  • 奇遇无限最新章节

        奇遇,机缘,斩因果,  从古至今气运第一人!

  • 都市最强神医最新章节

        清河市附二院实习生杨明的日子很苦逼。他没钱、没关系、来到医院做的是最苦的事情,拿的是最惨的工资。直到某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微信昵称为‘灵魂管理局’的人。于是,小医生杨明发现自己发达了。这是一个小医生辗转在各处,到处救一些不该死之人的故事

  • 轮回最新章节

        夜深人净,一夜之间全村人消失无影,不知所踪,沦为鬼村。若干年后,大学生于杰带着妹妹林馨在去往黎县的路上意外迷路,偶然走进当年鬼村从此与外界失联。开学之时于杰林馨好友石磊、孙小雨、李鑫知晓失踪信息后,一行三人踏上鬼域展开生死之旅,却不料坠进了一个个生死轮回之谜。rn

  • 龙珠之天下无敌最新章节

        盘古开天辟地之后,身体化作世间万物,双眼化作太阳和月亮,还有一颗龙珠,得此龙珠者可修炼长生不老神功,成为天地之王。rn数百万年后,临安马务县城中,表面普通的街道,其实卧虎藏龙。rn小市民邹孟体内沉睡着一颗龙珠,龙珠的背后涉及一桩惊天灭族案。rn华朝国人民沉溺在毒品中,国家内忧外患。缉毒警察龙佳璐在执行任务中跟邹孟成为一对欢喜冤家。rn临安市沦陷在乃坤的毒品阴影中,一场毒品大战已经悄然展开,龙珠之光绽放。

  • 宫廷斗:毒妃撩人最新章节

        “对不起,师傅想我进宫为妃,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主人是让你做皇上的女人,而不是太子妃。”“好一个倾本佳人,果然长得够标志的,桂嬷嬷带下去吧!”“一个残花败柳还想要多清白啊?验身?别为难嬷嬷了。”“楚妃娘娘,不是,现在应该称呼您为慕妃娘娘,这颜寐阁一切还如过去一样,宫内的摆设什么都没有变,还望娘娘可以喜欢!”“小缘奉主人之命,誓死保护小姐,所以若姐姐有意再伤害小姐,小缘就算是赔上性命也必定护小姐周全。”“你想要我怎么回报你的救命之恩呢?”“帮我把这个放在颜寐阁!这次不可以出任何差错。”“不是你?那么会是谁可以让你这么为她卖命呢?”“我知道你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丧命于你手。”

  • 代理人生最新章节

        陨落仙帝,一丝残魂,坠落凡尘,法则所迫,入死人身,一边逃命,一边高呼,“仙帝生意,代理人生:汝钱吾花,汝妻吾养,你爹你娘,还是你的!代理人生,白天做梦!”看古怪残魂,如何演绎另类灵异事件,于惊悚中前行…..

  • 最强未婚夫最新章节

        玉面总裁的贴身兵王原本以为捡了个大便宜,可以当个倒插门,谁知道这个小妞太辣了,根本看不上他。女总裁怎么了?泡不了吗?我就不信了。好吧,泡不动你,我还有婚书,你别想赶走小爷。那啥富二代,你眼神瞧哪呢?再瞧?再瞧试试。说着,肖寒怒气冲冲的冲了上去,抱着女总裁就是猛的一啃。“”富二代。

  • 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最新章节

        后来,慕南栀总算明白,暗恋顾非寒和嫁给顾非寒之间的区别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二十岁那年,为了嫁他,慕南栀心甘情愿钻进圈套,不惜以孩子绑住他。 心死绝望,到最后不肯离婚的却是他,“慕南栀,我这辈子不打算娶第二个女人,所以……要么死守,要么丧偶。”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最新章节

        为了赚奶粉钱,时初夏得罪了M市的权贵陆先生,陆先生高高在上地下令:“丢出去,喂狗。”后来——M市人人皆传:陆先生把陆太太宠上了天,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时初夏扶着小蛮腰,“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一只小奶包兴冲冲地拖着行李,“妈咪我们又要玩儿离家出走的游戏了吗?”另一只小奶包挥动着手里的机票,“妈咪,豪华亲子游,今日八折优惠哦!”陆先生霸道地将女人揉进怀里,“乖,老婆,我们该生二胎了。”

  • 权唯慧生最新章节

        元思慧穿越,却没想的自己三岁就不在的妈妈也来到这个世界,激发到了自己的能量从此开启逆袭之旅,把那些负心人踩在脚下。统治自己母亲留下的国家,最后终于找到归宿。

  • 毒舌总裁的心尖宝最新章节

        新婚前夜被绿色天使照顾,柳抹芯醉酒进入陌生房间,自此冷总裁踏上了宠妻成瘾的不归路……号称人间阎王的冷三少遇某女后,秒变小奶狗,一天,小奶狗与二哥谈桃花:“我后宫佳丽三千……”话音刚落,身后传来某女的声音:“是吗?”暗藏杀机!冷三少后背一阵凉,灵机一动,大为佩服自己道:“独宠你一人。”

  • 一不小心成了他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江律城爱温婉,爱的上瘾,爱的疯狂。温婉是死后重生,害死她的人是自己老公的哥哥。她想报仇,她想把害她的人,送进地狱。温婉本以为,那人是最可怕的人,没想到最可怕的是自己老公。

  • 名门婚宠:傅先生的掌上娇最新章节

        北城近日最新鲜的事儿,就是傅公子在会所玩脱了被人扒光了衣服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当天就进了医院!
        再相见,病恹恹的傅公子将人逼到墙角,眼里淬了毒:“那一晚,我自问也算温柔尽心,慕小姐太狠心了吧?”
        “你活该!”
        一场名流盛宴狭路相逢,傅公子将她逼至角落耳鬓厮磨,记者们蜂拥而至!
        慕小姐面色薄寒:“我们不熟!”
        傅公子温柔一笑:“她只是嘴硬,但亲起来很软……”
        后来,傅公子的官方博客更新:再见了大森林,我被歪脖树挂住了!
        当晚,傅公子直接被人按在床上挠了满脸花:谁是歪脖树?

  • 天降白富美最新章节

        人生低谷之际,天降白富美,这谁顶得住呀,爷的春天要来了!

  • 沈默苏婉瑜最新章节

        四年前,烈火焚京都。他入赘为婿,举世无依。一身素衣落他乡,归期生死两茫茫!
        四年后,白马踏江南。值意气风发,衣锦还乡。十里长亭铺红妆,她笑我,公子无双。

  • 大小姐归来之男神看过来最新章节

        她因父母遭人出卖,被人残忍灭口,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落魄千金。 多年后,她重新回归,发誓要找出当年那出卖之人,为父母报仇。 而他在她失踪的那几年,也迅速成长为一名技术精湛的优秀医生。 当她回归时,他才发现心早已沦陷。

    本章内容提要:
    ...    正说话间,方易忽然站了起来,趾高气昂地走到大家中间,叽里咕噜说了一番土语,目光直逼隋翼遥。隋翼遥虽然完全不知道他啰嗦些什么,但也是拍案而起,怒目圆睁,至少气势上不能输了。     这时,部落众人都开始起哄,萱丽清了清嗓子,说:“这位叫隋翼遥的客人,我们达东部的贵公子方易希望与你切磋武艺,不知你可否愿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