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两个吵架吵得不小声,陈多地从院子里出来,都有点被吓到了。

    陈母看到陈小溪被气的那个样子,按照以往的习惯,下意识认为又是陈翠翠干啥了,过去叫陈翠翠别闹。

    虽说本来就是陈翠翠挑事的,但是陈翠翠也是被激发出了火气:“干啥干啥!觉得我好欺负是吧,就全部人都冲着我来!这么看不惯我我去死了算了——”

    说着就要往人家卖豆腐旁边的水井往下探。

    陈母赶紧拉住,不叫她真的跳下去了,还和大闺女哭哭啼啼抱在一起。

    陈小溪的脚步收了回来,陈翠翠那样子,作为一起长大的姐妹,哪里还能看不出来,刚才就是太生气,其实没想真的去死。

    弄到这个份上了,她还站在原地,陈母泪汪汪看了一眼,卖豆腐的夫妻两个也好奇的看了看冷静得不像话的陈小溪。

    世道好像都这样,谁闹得大,谁豁得出去,谁就有理了。

    在乡下,大伯娘和老奶总是这样子做。

    可她并不在意那两位的想法,甚至于她们俩在陈小溪心中是一点影响力和地位都没有的。

    可是自己操持的家庭,还有想要好好相处的姐妹,想要报答的母亲,就因为陈翠翠豁出去闹了,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

    陈小溪摇摇头,苦笑一声:“我要是个男子,现在是不是可以提分家了。”

    说罢,没什么力气的朝着屋子里去。

    她不会在这个点跑出去的,一会家里人又要到处找自己才麻烦。

    闭上眼侧躺下,陈小溪的眼睛里也流出了无声的泪水,一颗颗砸在了被子上。

    今天发生的事情,又再次刷新了她对做人的理解。

    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人和她一样。

    明明自己也很难过,但是下意识里还是不想给人添麻烦,让别人担心。

    理智和感性,似乎并列存在。

    可是最后难过的,只会是自己。

    如果能做回泥土……

    陈小溪是哭累了睡着的,陈多地中途来看了姐姐好几次,都没能吵醒她。

    另一个屋子里,陈翠翠早已经恢复了冷静,从妹妹说那句分家的时候,她全身一个激灵,不敢置信的看着妹妹,然后就清楚的看到妹妹眼里的失望和疲累。

    再然后,就被爹叫去另外一个屋子里。

    自从爹的腿脚稍微好转可以轻微移动后,他们五人就还是姐妹俩一个屋子,爹娘多地一个屋子,此时陈翠翠就是被交到了爹娘多地睡的屋。

    陈老三再怎么随和,生气起来也完全诠释了一个爹的威严。

    陈翠翠跪在地上,虽然膝盖下是泥土并不算硬,却让她更加清醒了一点。

    在陈老三的追问下,她支支吾吾说出了原委:“爹,我其实真的也是用我自己的经历,想给妹妹提个醒,我没有恶意的。”

    “你没有恶意,会让你妹妹这个样子?”陈老三失望,都这个时候了,陈翠翠竟然还想着推卸责任。

    “其实我说的再多,也不及你自己想通,陈翠翠,我就问你,要是你对你妹妹做的事情,换成了别人对你做,你怎么想。”

    陈翠翠张口就来:“那我管她去死肯定打死一……个。”

    是啊,若是自己和心仪的对象在说话,陈小溪冲过来就对她陈翠翠的对象狗血淋头臭骂一顿,还把人给赶走了,进家门之后不讲道理还故意给自己按罪名,那确实是不能忍受。

    她绝对会抓着陈小溪的头发给她塞井里去。

    见陈翠翠不狡辩甚至是不说话了,陈老三叹了口气;“你妹妹从小就孝顺爱护咱们三房的每一个人,当初你很想嫁给那个后生,觉得他甜言蜜语能说会道未来会有出息的,但是嘀咕过怕被人看轻咱家的礼不全,你妹妹啊,走遍了漫山遍野,

    不知道多累,不知道走了多少地方,才能搞了那么多的野菜和草药还有木耳,都给晒制然后卖了,你伯娘中途想薅一把,都被你妹妹全部抢回来,挨了好几巴掌,给你凑了两百多文,带过去,这些你都忘了?”

    陈翠翠这会不是脸色煞白了,是涨红,嘴巴还上火得只起皮一样,干燥得不行。“爹,爹,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自己生气,冲动,然后把妹妹给说了,这次真的是我太不应该,我给她赔罪去,爹,你帮帮我,我现在,不敢去。”

    也是一物降一物了,她对妹妹,是打从心眼里有一种忌惮。

    这种忌惮,不像是对父亲这个一家之主威严的忌惮,也不是防备她会害人的忌惮,说不清道不明特别是这个时刻,她连道歉都没勇气过去。

    刚才妹妹说分家,是真的第一次开口说这种话。

    反过来,她陈翠翠寻死觅活,却不是两三次了。

    陈老三也为难,心里清楚这件事陈翠翠必须道歉,可也知道要是自己过去了,小溪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再为难也原谅陈翠翠,最后伤的是她自己。

    在医馆的这段时间,他听了一些病例,才得知,原来生气,悲苦,都会让身体的五脏六腑出现问题,也就是心病和一些肝气郁结的来源。

    越是知道这些,陈老三越是做不到跟以前一样,偶尔会因为陈翠翠的插科打诨,去替她求一求。

    以前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气大伤肝,哀多伤心,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儿去伤害另外一个女儿。

    “算了,你日后有机会再道歉吧,最近几日,你不要再招惹她了。”

    “爹,不去道歉吗,妹妹会不会不理我了。”

    “你想去就去,我们也没拦着,一应后果自己承担。”说完,陈老三还交代妻子:“你别出马,要不然小溪更难过了,受了委屈还被亲娘按着头吃下这份委屈,委屈吃多了生病了,你也不好受。”

    陈母点点头:“我晓得了,不过镇上花费是真的大,我也找不到什么好活儿,上次有人介绍我洗衣服,我也不会,干脆,等你脚再好点,我们还是回去吧。”

    生活处处都要钱,还找不到钱来挣,好歹回去乡下,柴火和青菜啥的,平时就能自给自足,现在家里的外债结束了,她想着多养两只鸡,再来两只鸭,家里总能更好起来的。

    “好,最多再十日,我这腿脚就能慢慢移动几步,到时候就回家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神医毒妃》之 第四十五章 若我是男子,应当提出分家了吧是作者欢喜妞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神医毒妃》之 第四十五章 若我是男子,应当提出分家了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神医毒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欢喜妞写的《神医毒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神医毒妃》之 第四十五章 若我是男子,应当提出分家了吧是作者欢喜妞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神医毒妃》之 第四十五章 若我是男子,应当提出分家了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神医毒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欢喜妞写的《神医毒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神医毒妃最新章节- 神医毒妃全文阅读- 神医毒妃txt下载- 神医毒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五章 若我是男子,应当提出分家了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神医毒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神医毒妃》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姐妹两个吵架吵得不小声,陈多地从院子里出来,都有点被吓到了。     陈母看到陈小溪被气的那个样子,按照以往的习惯,下意识认为又是陈翠翠干啥了,过去叫陈翠翠别闹。     虽说本来就是陈翠翠挑事的,但是陈翠翠也是被激发出了火气:“干啥干啥!觉得我好欺负是吧,就全部人都冲着我来!这么看不惯我我去死了算了——”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