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葭雷厉风行地处置了孙小娘与郑小娘之事很快便在侯府里传开了。

    与这一起传开的,还有玉葭那日在清音堂上揪着小柴氏要说法的话。

    人人都很好奇,怎么从前看着那么软弱可欺的一个人,忽然就转了性子,竟是这般强势了起来?

    只是说这话的,大多都不是在五房里面伺候的,不能常常见到玉葭,便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最多是说一句,五娘子可是郡主之女,想来是忽然间有了底气罢。

    这话玉葭听了只是一笑。

    既对,也不对。

    可谢皓听了却是比玉葭这个当事人都要恼怒,恨不得上前将那些说闲话的奴婢全都给杀了。

    还是玉葭将他拦住才好。

    玉葭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人抢了先。

    “若再让我听到这些话,你们就自求保命吧!”

    说话的,却是小柴氏郡主。

    彼时玉葭正推着谢皓出来在侯府的小花园散步,她这才看见正在另外一侧散步的小柴氏。

    玉葭想要往前走几步给郡主见礼,却被谢皓给一把抓住了。

    “且听听阿娘会怎么说。”谢皓笑眯眯的,面上洋溢出许多温暖气息,教人很难拒绝。

    玉葭点点头,便推着谢皓往花丛里闪躲了起来。

    只见小柴氏黑着脸看着几个说闲话的下人,眼中的愤恨翻涌成惊涛骇浪,仿佛随时都要喷出来将人给拍死。

    “你们几个,当真是不想活了吗?”小柴氏的声音僵硬而恐怖,这与她往日里和颜悦色的形象有着极大的反差。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几个下人忙不迭地跪下请罪。

    “看来真是我平日里对你们太过放纵,所以才让你们竟敢如此不知死活的议论主子们的事情!五娘子再如何,那也是主子!还容不得你们随意瞎说!若日后再让我听到半分闲话,你们都别想活了。”小柴氏的脸越发如黑炭。

    几个下人自然只有满口答应的份儿。

    “下作东西,就知道惹娘娘生气,还不快滚?”小柴氏身边的黄妈妈斜着眼睛啐道。

    待几个下人走了之后,黄妈妈才搀扶着小柴氏慢悠悠地继续散步:“其实娘娘……这些狗东西说的也没错,这五娘子忽然就转了性子,对您不敬,您怎么还要维护她的名声呢?”

    小柴氏心中烦躁,随手折下一枝花枝,旋即又狠狠地将其踩在脚下,“你以为我是想维护她沈玉葭的名声么?”

    她摇着头,面上浮现一股冷艳之色,带着决绝的狠意:“我是为了我自己的名声。想我一生骄傲尊贵,是官家圣人的养女,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这话若是传出去,还叫我怎么做人?”

    尊贵的昌平郡主,上京城人人敬重的人物,最后却被家中的新儿媳妇欺负的不敢说话,实在是屈辱了些。

    还有一层,若是那沈玉葭的坏名声传了出去,按照她对沈玉葭的了解,那沈玉葭一定也不介意将李氏施行巫蛊之事也给捅出去。

    那到时候就是自己这个婆母未能约束好儿媳了。

    她终究,还是得顾念着侯府的名声的。

    “沈玉葭够狠!”小柴氏厌恶道。

    “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人罢了,娘娘无需在意,咱们不是已然派人去查她的母亲了么?”

    “哼。”说起程氏,小柴氏更憋闷了。

    “明面上的那些,就和她说的一模一样。连景王那头都是承认了的。”

    “里面那层,什么都查不到,甚至有的派出去的人都没能回来。”

    小柴氏气的咬牙:“她们母女,一个比一个厉害。”

    躲在另外一边的谢皓听及此,不由得扭头看着身旁的玉葭。

    却只见玉葭一脸坦然神色,听的津津有味,仿佛只是在听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故事。

    小柴氏心底里的疑惑,也是他心里的疑惑。

    他派出去查的人,得到的结果与小柴氏得到的是一样的。

    “我也很好奇阿娘,不过我阿娘的身份绝对不会是假的,我阿娘也不会是坏人,你放心。”就好像知道了自己心底里在想什么一样,谢皓只听得玉葭在自己耳边悄声道。

    他心里没由来的慌乱起来,只得深呼吸,最终假装平静道:“噢。”

    外头的小柴氏还在与黄妈妈议论着。

    “可奴婢看着娘娘这般忍耐,着实是辛苦了些,您何尝受过这样的气?”

    “气?”小柴氏自嘲一笑:“从前……大姊姊与大娘子活着的时候,我不就是受气受过来的么?”

    这下轮到玉葭转头看着谢皓了。

    只见谢皓亦是一愣,双目之中含着茫然无措。

    可谢皓并不是傻子,难道他真的不清楚小柴氏与大柴氏之间的恩怨么?

    玉葭冷笑着,他一定是知道的。

    真是会演戏,这种时候都要装出一副单纯的模样。

    不过,这应该与自己没关系。

    “娘娘……”黄妈妈一时不知该如何宽解小柴氏。

    “这么多年了,大概是我的日子过的太顺遂了罢。”小柴氏搭着黄妈妈的手,“不过是忍一口气,为了我的皖儿,再忍也是值得的。”

    小柴氏所说的这番话,正好印证了玉葭的测算。

    侯府之中,无论是大房还是小柴氏,人人都盯着这爵位。

    小柴氏与侯爷兄弟,看似母慈子孝,可到底不是她肚子里生出来的人,她才不会真的慈爱无私。

    谢皓所遭受的一切,十有九成都是源自于这爵位之争。

    从前觉得帮助谢皓度过三次生死大关简单,可如今算来,却是未必。

    要不要自己先帮助谢皓夺了这爵位?

    可若是想夺爵,就怕会造成杀业。

    那自己日后还有什么可继续修炼的指望?

    可若是不夺,即便是帮了谢皓三次,怕也日后还会有生死大关在等着谢皓。

    虽说帮了三次便算是还了谢皓的宿命姻缘债,可若是谢皓不得善终,还是会对自己的修行有影响的。

    “一个道姑罢了!且等着吧,她以为,这侯府是凭着一个郡主之女的身份就可以肆意穿梭的地方吗?”小柴氏的面庞之上的杀业之气越发明显。

    可玉葭却一丁点都不怕。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农家一品食神妻》之 第四十八章 一个道姑罢了是作者朱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农家一品食神妻》之 第四十八章 一个道姑罢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农家一品食神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朱钰写的《农家一品食神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农家一品食神妻》之 第四十八章 一个道姑罢了是作者朱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农家一品食神妻》之 第四十八章 一个道姑罢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农家一品食神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朱钰写的《农家一品食神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农家一品食神妻最新章节- 农家一品食神妻全文阅读- 农家一品食神妻txt下载- 农家一品食神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八章 一个道姑罢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农家一品食神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农家一品食神妻》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玉葭雷厉风行地处置了孙小娘与郑小娘之事很快便在侯府里传开了。     与这一起传开的,还有玉葭那日在清音堂上揪着小柴氏要说法的话。     人人都很好奇,怎么从前看着那么软弱可欺的一个人,忽然就转了性子,竟是这般强势了起来?     只是说这话的,大多都不是在五房里面伺候的,不能常常见到玉葭,便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为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