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公子,柳公子,您二位的关系一定很好吧,二位连写作风格都那么相似!只是程公子,您怎么才想起来投稿呢?要是您十年前就开始投稿,您现在也跟柳公子一样,拥有无数读者了!”

    柳迢脸色讪讪,微微扯了扯唇角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时勉迁。

    程景好则道:“这些年,我一直在准备国考,没有时间来书坊投稿!”

    姜汐帧觉得他这句话说的有水平,是在备考,但并未说没有写话本,只是没有时间来县城,便给了柳迢坑他的机会。

    “那还真是可惜!”

    时勉迁惋惜道。

    程景好看着柳迢,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瞧过他,更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他的脸上亦无一丝愧色。

    好像,他就活该被他骗这么多年。

    程景好心中不免一阵难过。

    “时老板,您二位先聊着,我们先行一步!”

    姜汐帧二人跟时勉迁道了别,牵着傲雪离开。

    柳迢在跟时勉迁说着什么。

    二人没听见柳迢的话,只听见了时勉迁说什么,预支分红,没有这个先例之类的话。

    看来,柳迢此次来书坊,是想跟时勉迁预支点银子。

    为了让自己不去想柳迢的事,程景好问姜汐帧:“娘子,时老板在国都有很多读者吗?你也看过他的话本吗?”

    姜汐帧微笑着摇了摇头:“他要是在国都那么有名,早去国都发展了,还留在这个小县城做什么!”

    程景好惊讶道:“在书坊的时候,娘子还在时老板的面前,拍着心口说,这话是事实,不是你编的!可娘子怎么知道他的化名是迁少呢?”

    姜汐帧微挑眉梢:“这话就是我编的!我要是不这么说,他怎么会相信我在国都待过,又怎会如此相信我出的主意!至于迁少这个化名,他身后书架上,那一排书的作者便是迁少!我就蒙了一回,就算蒙错也没什么!不过我蒙对了!”

    所有人都有一个意识,那便是,从国都来的人都很厉害。

    在大城市混过的人,眼界、见识自是小地方的人无法与之相比的。

    程景好对姜汐帧的佩服之情,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

    “娘子,国都到底什么样子?为什么所有人提到国都,都很向往,更是羡慕那里的人呢?”

    姜汐帧想了想,前世世界,她所在的城市:“国都很繁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人才济济,所有好的资源都集中在那里,只要去过那里的人,都不想再离开!”

    程景好听着,却不是多么的向往。

    他不向往繁华热闹的国都,只想三餐四季,平淡平凡。

    他一直想考取功名,不过是为了家里人,想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如今,他却十分想去国都看一看。

    只要是姜汐帧去过的地方,他都想去看一看。

    不一会儿,二人便来到卖烟花爆竹的铺子。

    姜汐帧这才想起,上次程景好买回去的那包东西,心里顿时不开心了。

    反正他又不是来买烟花,哄她开心,她也懒的跟他进去。

    只在门口等着。

    程景好进去后,跟铺子老板嘀咕了几句。

    一回生二回熟,卖了第一回,这第二回,铺子老板也就爽快地,再卖给了他一包。

    这东西不能多卖。

    要是卖少了被发现,处罚轻点。

    卖多了被发现,处罚自然要重一些。

    程景好将这包东西放好,加上上次买的一包,一共两包,应该够用了。

    他出了铺子,还是跟上次一样,警惕地朝四周望了望。

    如此鬼鬼祟祟的样子,又让姜汐帧觉得好笑。

    她憋着笑,牵着傲雪走在了前面。

    二人一马正朝前走着,忽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程景好吓了一跳,以为是谁来了。

    二人回头一见,便见柳迢小跑而来,脸上带着愠怒。

    程景好见是他,轻舒一口气。

    柳迢走到程景好面前站定,沉着脸,冷声质问:“好兄,你不是说不再给我话本吗,为何转身便将话本投给了时老板?”

    程景好只觉心头发寒,对柳迢满是失望。

    姜汐帧却只觉好笑,这个柳迢还真是奇葩,她冷冷道:“柳先生这是什么话?我相公是说过不再给你话本,但没说,从此以后,他就不写了!他只是不再把话本给你,而是把话本直接投给了书坊!”

    “他自己写的东西,难道还没有权力决定投给谁吗?请问柳先生,您有什么资格在此质问我相公呢?我相公写的话本,爱投给谁便投给谁,你管得着吗!”

    柳迢被怼的一时无语。

    他真是后悔,早些时候应该跟程景好立个字据的,与书坊立的字据一样,要求他每月给他话本。

    可是谁能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姜汐帧来,挡住他的财路!

    这下可好了,没有话本,他拿什么交稿!

    更可恨的是,要是交不出稿件,还得赔巨额的赔偿金!他拿什么赔!

    “姜姑娘,我自问,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怂恿好兄与我决裂,为何要将我逼上绝路!”

    柳迢的眸子里迸裂出恨意。

    姜汐帧冷眼睨着他,什么将他逼上绝路?只是断他这条财路而已!

    程景好心里更加难过,他不想看到柳迢变成这样。

    从前的他,是多么温润如玉的一个人,如今满脸怨恨的他,让程景好感到陌生。

    程景好又担心,姜汐帧的话会伤柳迢太深,便道:“柳先生,其实你自己也会写话本呀!你完全可以自己写!你那么有才,写出来的话本,肯定比我的还好!”

    “好兄,这么说,你是真的打算不管我了?”

    柳迢伤心地问。

    他自己写的如何,他还是有自知知明的。

    但如果程景好真的不帮他,他只能自己写,去应付交差了。

    “柳先生,我们已经见识过您脸皮的厚度了,说实话,就凭此等厚度,您干什么都能事半功倍!但是呢,有句话说的好,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您的脸皮就是再厚,也得有个限度啊!”

    言外之意,您要点脸不!

    “我相公又不欠您的,所以以后啊,麻烦您,别以这种受害人的,可怜兮兮,委委屈屈的姿态,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别再对我们死缠烂打了,烦得很!真是的,难道我相公就该被你坑吗!”

    姜汐帧还得顾虑程景好的感受,没有把话说的太过难听。

    要是把柳迢骂的太很,程景好的心里也不好受啊。

    柳迢愣在原地,一张脸铁青,牙关紧咬,拳头紧握,眸光更是掩饰不住的恨意。

    程景好见他如此,有些不忍,想安慰他,张了张嘴却发现对他无话可说。

    姜汐帧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他该走了。

    程景好又看了柳迢一眼,轻叹一声。

    他转身离开时,藏在袖子里的包裹掉落,一些粉末从包裹里颠出来。

    程景好赶紧拾起包裹,慌慌张张地藏了起来,逃也似地离开了。

    这一切,柳迢都看在眼里。

    他朝一旁的烟花爆竹铺子看了一眼,唇角不经意地勾起。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之 第六十三章 断他财路是作者天今地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之 第六十三章 断他财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天今地依写的《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之 第六十三章 断他财路是作者天今地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之 第六十三章 断他财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天今地依写的《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最新章节- 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全文阅读- 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txt下载- 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三章 断他财路】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甜田有喜:我全家都黑化了》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程公子,柳公子,您二位的关系一定很好吧,二位连写作风格都那么相似!只是程公子,您怎么才想起来投稿呢?要是您十年前就开始投稿,您现在也跟柳公子一样,拥有无数读者了!”     柳迢脸色讪讪,微微扯了扯唇角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时勉迁。     程景好则道:“这些年,我一直在准备国考,没有时间来书坊投稿!”     姜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