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周二十二年,四月初三,平城爆发开国以来最大一次叛乱。

    人间四月天,升仙也不换,静谧的平城,一片祥和之气,暮春之夜,月华如霜,清凉如水,空中飘着如烟的柳絮,街上弥漫石榴花的幽香,撩人的夜莺,婉转地歌唱。

    街上巡逻的羽翎,手提灯笼,火龙般流淌,间有打更的老者,梆梆的敲打时光。

    皇宫后殿,密室之中,点着通明的巨烛,天周皇帝金盔金甲,腰悬龙泉宝剑,身披九龙之袍,英姿勃然,仿佛年轻了十岁。

    乞伏桑平跪在皇帝面前,低头禀到:“叛贼贩卖奴隶,聚敛钱财,私募亡命之徒,又从南朝请人训之,定于明日黎明,出兵四千,攻打皇宫正门,叛军口令:‘无暇’。”

    天周狞笑一声:“现在说叛贼为时尚早,他若不谋反,还是朕的诚英王,他若自绝于朕,朕虽不能杀他,必幽禁他一世!他们是否还有其他目标?”

    桑平忙答道:“目前所知,他们的目的是突袭皇宫,控制皇上,再以皇上之名,控制京师,若外地有刺史勤王,南朝豫章王再出兵剿灭,待天下平定,再废皇上,杀皇子,自立称帝。”

    天周篾笑一声:“豫章王就是反叛之贼,傀儡南朝皇室,如今自顾不暇,哪有心思他顾,可叹有人下作至极,甘愿做奴才的儿皇帝。”

    他突然又爽朗一笑:“如此正好,朕明年亲征宴国,所虑者并非众臣争议之事,而在这京师后院、王府之中,今日就算出征前一次演练,何其痛快!”

    他突然看着桑平,快速问道:“京城之中是否有人与其勾结?”

    桑平万分谨慎,沉着答道:“臣敢确定,没有!”

    天周长出了一口气,又问道:“宴国布于我国之谍报网络,是否尽数摧毁?”

    桑平如实禀到:“回皇上,大部被臣摧毁,少部自行消失,目前来看,各州各郡臣不敢力保,但京师之中,绝没有宴国间谍,请皇上放心。臣的谍报体系,也已启动。”

    天周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此甚好,不负朕之所托,从今日始,你五日一次,向朕禀报,如有异动,随时来报。”

    桑平忙将头一低:“臣领旨。”

    天周一挥手:“你是朕最隐秘的棋子,是我大朔的暗夜弯刀,不到万不得已,朕不轻易启用,非朕当面口谕,不得暴露,你去吧。”

    桑平叩头谢恩,起身缓缓退出。

    天周见他走远,也缓缓踱出密室,往前殿走去,门口值守的宇文疆,忙紧跟于后,嘴里笑道:“皇上何必亲自坐镇,你且回后宫安睡,臣与左兵卫还料理不了这帮乌合之众!”

    天周淡淡一笑,见偏殿、后殿巡逻卫队明显多于往日,一队队军士提着灯笼,往来穿梭,仿佛火龙游过,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朕这一身战甲,许久未闻血腥的味道,今日便用鲜血,唤醒它们。”

    穿过永巷,来到前殿,眼前豁然一亮,是一片军阵的海洋,殿旁台基,丹墀之上,站满束甲的军士,又从丹墀一路向下,布满天街,延申至宫门五丈之前。

    甲胄如铁,军阵如冰,月色清明,矛尖如映,寒气森森,杀意腾腾。

    秃发玄立在丹墀之上,见皇帝前来,忙趋前几步跪下迎接,天周便命:“平身,今晚朕赐你们全力杀敌,不必拘礼,秃发玄,这里有多少军士?”

    秃发玄起身答道:“回皇上,八千!天街之上四千,殿宇之中,秘藏两千,宫墙上面,隐伏两千弓箭手;若以臣本意,一对一厮杀更加痛快,可皇上何等贵重身份,臣丝毫不敢大意,除留两千军士后备之外,其余熊扑卫军士,臣尽数调来此地。”

    天周和蔼地笑了笑,赞许地点了点头,忽然心中一动,快速传令:“宇文疆,你派人速去传旨乞伏如之,不要告知实情,只让他多派羽翎,即刻至街面巡逻。” 他突然止住,又吩咐道:“算了,先如此吧。”

    宇文疆莫名其妙,只好紧紧跟随。

    黎明时分,月色半隐,诚英王府突然府门洞开,一队一队全甲骑兵,从府中踏着碎步汩汩涌出。

    十人一排,十排一阵,首排骑兵,手执长长的黑旗,黑夜掩映,如黑色的幽灵,朝阳之下挥舞,便如来自异世的恶灵,让敌军心惊胆裂;

    次排重矛在手,负责冲散敌阵;

    三排长剑悬腰,盾牌横扣,斩杀落单的敌兵;

    其后矛兵、盾兵依次循环,直至阵尾。

    每阵军士前面,皆有一名校尉带队,黑甲束身,长盔护脸,腰悬宝剑,随时准备率队冲锋。

    完全是南朝军队风格!

    军阵出门之后,依次在街上左右转向,兵分两路,各自前行,前队校尉压着马步,慢慢等待后队启动。片刻之后,四十个方队全数出府,左右各二十,在大街上列阵完毕。

    三声鼓响冲天而起,刺破黎明前最后的静谧,两阵骑兵骤然而起,分进合击,直奔皇宫而去。

    叛乱开始!

    平城百姓陷入恐怖末世,马队集结之时,细碎的马蹄声轻轻震荡大地,仿佛一把细沙,洒向窗纸,眠浅之人被倏然惊醒,以为家中进贼,惊疑不已,细细观之,却门窗紧闭、完好无损。正自疑惧,三声鼓响冲天而起,惊天动地,随即便是滚滚的马蹄闷雷一般疾驰而去。

    平城被彻底惊醒!

    天周二十二年,四月初四的黎明,不请自来,平城的上空,却没有袅袅的炊烟。

    两阵叛军,在皇宫门前汇合,平时宽阔如广场一般的御前大街与丁香街,被四十个百人方队塞得满满当当。

    第一个百人队到达之时,领军校尉率队一次冲锋,便将宫门前守卫如垃圾一般扫净。

    领队将军却是南朝雇佣军,名叫桓成,纵马至皇宫门前,大声命令:“所有人退出弓箭射程之外,宫门前留出空场,准备厮杀;众军休慌,我等突然袭击,掩而杀之,宫里毫无防备,可谓稳操胜券,事成之后,你我便是开国重臣。“

    他抬头看天,天色微明,曙光印影,正是阴阳分际,人鬼相交之时,便举手指天,双目紧闭,口中默默祷告不已,随即倏然睁眼,伸手向前,大喝一声:“神明佑我,祖先随之,破甲队,上!”

    八个骑兵小队从阵列中间闪出,每队八匹马,左右各四,左右之马以皮带相连,前后成串,皮带上,拖着一根巨大的原木。

    见将军挥手,八名骑手调好方位,便纵马向前,以原木撞击宫门,宫门颤了一下,依然紧闭,八名骑手便纵马闪开;第二小队随即冲上,如法炮制。

    第五个小队撞击之后,宫门哗然破开,第六个小队又顺势撞之,宫门便轰然倒下。

    桓成大喜,拔剑指天,大声命令:“变阵!冲进去!记住,只杀军士,不伤皇帝,不扰后宫,鄢妃留给主子。” 率先冲了进去。

    第一个百人队随即变阵,五人一排,二十排一阵,随着桓成冲了进去。

    进宫之后,印入眼帘的,是铺天盖地的军阵河山,从天街一直延申到丹墀,丹墀之上,天周皇帝一脸篾笑,端坐于龙椅之上,一层一层的甲士,如铠甲一般将其护于核心。

    见叛军冲进来,秃发玄在丹墀之上鸣鼓一声。

    如刀劈静水,熊扑卫军士便向两侧和后方急速收缩,给冲进来的叛军留出足够的空间。

    桓成心知不妙,想挥手命停,撤退回去,但他久居军中,知道此刻回撤,阵型必然大乱,互相踩踏之下,必成溃败之势,心中暗自佩服对手设计巧妙。

    他冷静下来,仔细观之,见对方士卒也不过四千,皆是步卒,而且均是皇宫守卫,临兵斗阵,绝非自己对手,若指挥得当,率骑兵强势冲击,颇有取胜机会,只要制住皇帝,便江山在手,天下我有!

    想到此,他立即下令先行入宫的军士,尽量四面冲突,以骑兵优势,给后续部队扩出足够的冲锋余地。

    见敌人二十个百人队冲进宫里,秃发玄擂鼓两声。

    宫门顶上,突然坠下一块千斤巨闸,正从下面经过的五名叛军,马被劈为两段,人即变成肉泥。

    叛军阵型被拦腰截断,宫里宫外,各分两千。

    秃发玄不疾不徐,再鸣鼓一次,宫墙之上,突然冒出两千弓箭兵,一千向内,一千向外,弯弓搭箭,蓄势待射!

    闸门落下之时,桓成便知大势已去,敌人非但早有准备,更是精心设局,要将自己斩杀殆尽!

    他狞笑一声,大喝道:“兄弟们,生死并不可惧,我等死后,家里自会收到大笔银子,今日桓某何其有幸,能与兄弟们共赴生死,都不要怂,听我命令,冲!” 便欲率队向丹墀冲击。

    两声鼓响暴起。

    众多叛军迎来此生最后的黎明,不是曙光,而是眼前一暗,明媚的曙光被箭雨遮蔽,随即身上一麻,便坠马而亡。

    鼓响之时,熊扑卫军士也迅速变阵,三人一组,盾牌交错而叠,迅速推进至叛军阵前一丈之地,锁闭叛军纵马冲击的余地,叛军以长矛刺之,则用盾墙掩护,叛军失去战马奔腾之势,长矛毫无冲击之力。

    第四名士兵躲在盾墙之后,见机行事,用长矛刺击叛军,先刺战马,士卒坠地之后,便用盾墙剁之。

    太阳喷薄而出,拂晓已至,春日的清晨,依然清爽宜人,皇宫的天街,已是人间地狱,秃发玄精心布置之下,熊扑卫对叛军,几乎就是一场屠杀。

    满街的死尸,只桓成还茫然无措地站着,一脸污垢,浑身滚血,双手微微颤抖,像惊吓的孩子。

    秃发玄拱手问道:“陛下,是否要活口?”

    天周轻笑不语,秃发玄便示意宇文疆:片甲不留!宇文疆会意,带着军士,自丹墀而下,百人一排,平排推进,一路检查过去,有熊扑卫军士,便抬到一旁救治,若是叛军,不管死活,均透胸一剑。

    最后来到桓成面前,宇文疆怜悯地说道:“下一世,换个营生!”

    说完,伸手盖住其脸,手掌下滑,帮他闭上双目,然后稍一使劲,便传来喉骨断裂的声音,桓成喉中一声轻响,就向后倒了下去。

    宇文疆回到天周面前,躬身禀到:“皇上,叛军将领臣认识,是南朝名将桓温一族,不知何故作了雇佣军。”

    天周无所谓地笑了笑:“既是出身名门,好好葬了罢,升闸门!”

    宇文疆回身,疾步走到宫门前,大呼一声:“升闸门!”

    身后军士迅速结成三一之阵,严阵以待。

    闸门嘎嘎升起,外面却一片死寂,天周心中一颤,忽然脸色苍白,大吼一声:“快,飞马护卫两位皇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朔风将军行》之 第53章 叛乱*片甲不留是作者锦官绣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朔风将军行》之 第53章 叛乱*片甲不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朔风将军行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锦官绣村写的《朔风将军行》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朔风将军行》之 第53章 叛乱*片甲不留是作者锦官绣村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朔风将军行》之 第53章 叛乱*片甲不留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朔风将军行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锦官绣村写的《朔风将军行》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朔风将军行最新章节- 朔风将军行全文阅读- 朔风将军行txt下载- 朔风将军行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3章 叛乱*片甲不留】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朔风将军行】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朔风将军行》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天周二十二年,四月初三,平城爆发开国以来最大一次叛乱。     人间四月天,升仙也不换,静谧的平城,一片祥和之气,暮春之夜,月华如霜,清凉如水,空中飘着如烟的柳絮,街上弥漫石榴花的幽香,撩人的夜莺,婉转地歌唱。     街上巡逻的羽翎,手提灯笼,火龙般流淌,间有打更的老者,梆梆的敲打时光。     皇宫后殿,密室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