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婚约,与爱恨无关,即便是在七年前吵架吵得最厉害的那个雨夜,他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取消他们的婚约。

    “老爷子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钟沐晨和时易相识多年,这个老朋友的性子,他太清楚了。

    他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这么多年,他也就一个凌潇了。

    年少时遇见过最契合的那个人,那么这辈子,也就非她不娶了。

    “他干涉不了。”

    这一点,时易倒是自信得很。

    如今寰宇集团在他的手上蒸蒸日上,老爷子即便想要收回他手里这个总裁的位置,也得看董事会的那帮人是不是同意。

    “我和凌潇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不过以她的为人,如果你的家里人不同意,只怕她也是不会点头的。”钟沐晨从来都相信时易不至于受时家老爷子的掣肘,可凌潇却会。

    她如果真的是如传言中那般善于背叛和欺骗,时易不会念念不忘那么多年。

    除了当事人,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当初的那场阴谋到底是如何被戳破的,只知道那个雨夜之后,婚礼取消,凌潇远走他乡。

    许多人都觉得,是时易最终清醒过来,没有被凌潇的花言巧语所迷惑,看穿了她的诡计。

    可钟沐晨觉得,事情的真相绝非如此。

    时易是个精明强悍的伤人,可在凌潇的面前,未必能有平日里的清醒和理智。

    “现在不是七年前了,我不会再放她走。”时易抓着阳台的扶手,五指用力。

    最苦不过长牵念。

    她消失的那几年里,他想要见她想得发疯的滋味,只有他自己明白。

    所以这一次,她既然回来了,就绝无再让她从他眼前消失的可能。

    “看你这么信誓旦旦的,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问的了。”钟沐晨拍了拍时易的肩膀,“兄弟可是永远站在你这边的。”

    表明了一下自己的忠心,钟沐晨也很有眼力见得不继续打扰他们,留下一句“有事给我电话”转身就跑路。

    时易回到房间里,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凌潇身上的烧依旧没有退。

    想起齐雯临走之前提到过的物理降温,时易起身,去凌潇的洗手间打了盆冷水,拿了毛巾,回到她的房间里,将毛巾浸湿后拧干,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得擦拭着凌潇的手臂、脖子和脸颊,又换了一次水之后,将冷毛巾敷在她的额头上。

    如此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快要凌晨三点的时候,时易替凌潇量了次体温,这烧总算是退了。

    他放了心,才觉得眼皮沉得就要撑不住,趴在凌潇的床边,就这么沉沉得睡了过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凌潇的卧室,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脑袋上,她一抬手,便触碰到了已经没有那么冷的毛巾,正奇怪得想要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人握在手里,然后她便看到了时易。

    这个男人看来照顾了她一整夜的时间,眼下已经有了青黑的眼圈。

    即便退了烧,凌潇的脑袋还是像被劈开了一般疼痛,有些模糊的记忆逐渐冒出来,比如时易抱着她从车里出来遇见了阿婆,比如她抱着时易的腰不撒手,而且她迷迷糊糊间,似乎还听到了齐雯和钟沐晨的声音。

    她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时易似乎有醒来的迹象,她赶紧又躺了回去,闭上眼睛,假装还没有醒过来。

    这个时候,她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时易,逃避成了她最好的选择。

    “咳咳……”

    时易避着她咳嗽了两声,见毛巾“掉”在了枕头上,以为是凌潇半夜睡觉不老实,翻过身才掉下来的,倒是也没有多想,他双手撑着床站起来,虽然睡着的时间不长,可双腿还是有些麻了,等他稍稍适应了一会儿,这蒋秘书的电话突然就打了过来。

    时易怕吵着凌潇睡觉,赶紧走出房间去阳台接电话。

    “老爷子早上晨练的时候晕倒了,少爷带着凌医生过来一趟吧。”蒋秘书虽然因为老爷子晕倒心里着急,可说话还是把持得住的稳重。

    “我知道了。”时易听出蒋秘书知道他在凌潇这里,倒是也不奇怪他为什么会知道,“我马上带她过去。”

    看来,老爷子是派了人,要么二十四小时盯着他,要么二十四小时盯着凌潇。

    时易挂了电话,正要去叫醒凌潇,结果一转身,就看到凌潇已经换好了衣服,靠着门站着,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我收拾好了,你去收拾一下自己,我们马上出发。”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电话内容是什么,不过凌潇就是觉得,这个“马上带她过去”的“她”指的就是自己。

    时家在墨城虽然算不上只手遮天,但是想要知道时易在她这里待了一个晚上,只怕是不难。

    看来时家的那位老头子对这件事情很生气,一大早就打电话来向时易兴师问罪。

    只不过,凌潇没想到的是,除了第一点她猜对了之外,剩下的,全是错的。

    “那你等我一下。”

    面对清醒的凌潇,时易似乎也没有昨天晚上那般自如得相处。

    两人前后从房子里出来,路上好巧不巧得又一次碰上了出门买菜的阿婆。

    “潇潇啊!你好点了没?你这未婚夫昨天抱了你一路,你们这感情,我这个老婆子看了也羡慕得很!”阿婆一在电梯口碰到凌潇,便激动得抓着凌潇的手,开始不停地说时易的好话,“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可一定要请老婆子我喝喜酒啊!”

    阿婆笑得热闹,倒是冲淡了时易和凌潇之间的尴尬。

    凌潇正不知道该如何作答的时候,时易倒是先开了口,“年内就会结婚,到时候给您发请柬。”

    “好好好,太好了太好了,那老婆子可等着了!”阿婆见凌潇一脸着急,似乎张嘴还要解释,忙拍了拍她的手背,取笑道,“潇潇,别害羞嘛,让别人知道自己要结婚了有什么丢人的。”

    凌潇无奈,知道这情况自己即便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只好闭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之 第四十章 执念是作者稚影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之 第四十章 执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稚影写的《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之 第四十章 执念是作者稚影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之 第四十章 执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稚影写的《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最新章节- 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全文阅读- 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txt下载- 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章 执念】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万人迷大佬是朵黑心莲》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他们的婚约,与爱恨无关,即便是在七年前吵架吵得最厉害的那个雨夜,他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取消他们的婚约。     “老爷子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钟沐晨和时易相识多年,这个老朋友的性子,他太清楚了。     他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这么多年,他也就一个凌潇了。     年少时遇见过最契合的那个人,那么这辈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