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听得见由远及近的警车呼啸着来了,他错过警车狂奔,等到警察到了现场,知道他逃走,他就没有办法顺利抵达杂货铺了。

    要赶在被警察捉到之前。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妈妈,没有了李岚。

    不想去跟妈妈解释这一切,不想跟李岚确认她是否讨厌他。

    没想到,最后的最后,他最想做的事情,竟然是用毕生最快的速度,奔赴一个懦弱的退路!

    当他终于跑到杂货铺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脱力了,他趴在柜台上喘着气。,老板娘还是老样子,叼着细长的烟斗,不过这次她站在这里,面前放着一颗只药丸,像是为了等待他的到来而早早准备好了。

    “给你钱,全部的钱!”他将从小偷那里抢来的钱全部堆在了柜台上,他整个人都颤抖得的厉害,连带着声音都在颤抖着,“给我后悔药。”

    “这个吗?”老板娘笑着将面前的那粒后悔药朝他面前推了推,“今天后悔药的销量可真好。既然会后悔,为何当初会那样做?”

    苏涵并不想听老板娘说下去,因为他已经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了。

    他抓起那粒药丸就要往嘴里塞,可就在药丸碰到他嘴巴的一瞬间,消失了。

    他愣在了那里,有些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药,我的后悔药,我的药呢?!”

    “人好像总会去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一次,两次,三次,一个人,两个人,几乎所有人,一直在重复着错误。”老板娘淡淡地说,“以为有后悔药,所以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自己的人生,想着就算失控了,再重来一次就好。可是没有人意识到,这所谓的后悔药,这所谓的重来一次的机会,并不是自己留给自己的退路。”

    “什么意思?”苏涵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你还给我药,你把药还给我啊!”

    “你还不明白吗?”老板娘懒散的眼眸里,似乎带着一丝怜悯和同情,“我没有抢你的药,你之所以会拥有后悔的权利,是因为你的母亲,给了你生的权利。在你走进杂货铺前五分钟,你的母亲来这里买了一粒后悔药。曾经她没有后悔,是你硬生生磨光了一个人的信念和坚持,让她最终选择了后悔药。”

    “父母总是包容孩子的错误,愿意给孩子一次又一次机会,可是信任是有限度的,一旦挥霍完了,就没有了。”老板娘轻轻叹了一口气,用看罪犯的眼神看着他,“什么样的人,才能让自己唯一的亲人,说出宁愿没有生下来这种绝望的话呢。”

    苏涵像一摊滩烂泥似的得瘫倒在地上,他想笑,可是笑不出来,想哭,可是眼泪流不出来。

    妈妈说:“我为什么要生下你,不生你就好了!”

    不生你……就好了。

    “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你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得到你想要的后悔药?”老板娘吸了一口烟斗,吐出一圈层烟雾,“活着,不要让爱你的人绝望,不要挥霍得之不易的信任和爱。只会伤害别人的家伙,活着都不被允许。”

    他躺在地上,他似乎看见大队的警察从外面走进来。

    可他们像是看不到他。

    他们从他身上踏了过去,像是践踏一个卑微的垃圾。

    他想起妈妈头顶灰白的发,他想起李岚带着眼泪的微笑。

    没想到人生的最后,他竟然会想到这些。

    人,是一种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会后悔的生物。

    有些悔恨,因为别人的爱与包容,能够得到救赎与成全。可是有一些,永远都没有办法被原谅。

    后悔药也许可以挽回所谓的遗憾,却也可以造成更大的伤害。你得到的,与失去的,永远是等量的。

    他明白了,可是明白得的太晚了,他就这么看着外面外满惨淡的天光,然后一点点消融在空气之中,不见了。

    “老板娘,他去哪儿了?”三花猫跳上柜台,望着空荡荡的空气,声音有些困惑。

    “去他该去的地方了。”老板娘淡淡地说,“或许他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也说不定。”

    “因为他妈妈后悔生下他,所以吃了后悔药,就会回到还没有生他的时候,选择不要他吗?”三花猫问。

    “走吧,我们去看一看吧。”老板娘取出了一把钥匙,她领着三花猫走进了那条长长的走廊,她打开了其中一扇门,三花猫惊奇地的发现,那扇门的背后也是杂货铺。

    与真正的杂货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但仔细地看会发现货架上陈列的商品还是有区别的,除此之外,这个杂货铺和真的杂货铺并无区别,甚至货架上的伤痕都完全一样。

    “老板娘,这是杂货铺?”三花猫上串下跳上蹿下跳,眼眸中满是好奇。

    “是啊,十年前的杂货铺。”老板娘微微笑着,推开了杂货铺的大门。

    呼啸的冷风卷着雪花扑进来,这场雪下得的非常非常大,三花猫知道杂货铺里的一切都不能用常理去揣摩,可是穿过一扇门会去到十年前的杂货铺还是让它惊呆了。

    “可是,为什么是十年前?”三花猫不解地问。

    “因为十年前,那个母亲第一次带着她的儿子走进了杂货铺。”老板娘将躺椅搬到杂货铺的门口,她半倚依着躺椅静静地等。

    三花猫窝在躺椅边上,它觉得那个人肯定不会来,因为她吃了后悔药,如果没有儿子拖累,她一定不会在这个雪天到这里来的。

    然而叫它意外的地是,黄昏之时,雪下得似乎小了一些,依稀看得见街道上一大一小手牵手走来两个人。

    是个年轻的妈妈牵着自己年幼的儿子。

    “来了!”三花猫坐了起来,猫眼里满是激动的神情。

    老板娘坐起来,打算迎接这一对母子,可年轻的妈妈只是朝她看了一眼,似乎很感激地对她点头微笑,她略微有些咳嗽,脸色不太好,像是久病之人。

    “妈妈,我饿。”小少年轻声说。

    “乖,一会儿就有吃的了。”她说着,牵着自己的儿子从杂货铺门前路过。

    他们没有踏进这间杂货铺,尽管老板娘知道,那个年轻的母亲口袋里只有两块钱硬币,那是她全部的家当。

    “为什么他她们没有来?”三花猫不解地看着那对母子越走越远,“老板娘,这是为什么?”

    “人……还真是执迷不悟的家伙啊。”她忽然笑了起来。

    她似乎低估了父母对孩子的感情,纵使绝望,纵使被抹去信任,可血浓于水的亲情,却永不会消失。

    那个母亲,她没有走进这家杂货铺,哪怕这里有医治她病痛的药。她让一切回到了孩子人生最为关键的岔路口,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让他别再有走上那条错误的路。

    “没有生下来就好了。”父母总爱说这句话,可无论多少次,还是怀着爱意,将一个生命抱在怀里。

    絮絮叨叨的叮嘱,气急之下口不择言的话语,那是一味药,苦涩,却用心良苦。

    可孩子,到底有几个可以明白这种良药苦口、,忠言逆耳的道理?

    老板娘抱着三花猫转身走回杂货铺,三花猫趴在老板娘的肩膀上,琉璃似的猫眼中,纷飞的雪花里那对母子渐渐地越走越远。

    远远地的,他们遇到了另一对父女,小少年有些害羞,那实在是个好看的小姑娘。

    “我叫李岚,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忽闪着大眼睛问。

    小少年不好意思地抓紧了妈妈的手:,“我叫苏涵。”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生杂货铺》之 第二章像风吹过凤凰街(05)是作者璃华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生杂货铺》之 第二章像风吹过凤凰街(05)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生杂货铺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璃华写的《人生杂货铺》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生杂货铺》之 第二章像风吹过凤凰街(05)是作者璃华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生杂货铺》之 第二章像风吹过凤凰街(05)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生杂货铺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璃华写的《人生杂货铺》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生杂货铺最新章节- 人生杂货铺全文阅读- 人生杂货铺txt下载- 人生杂货铺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章像风吹过凤凰街(05)】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生杂货铺】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生杂货铺》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他听得见由远及近的警车呼啸着来了,他错过警车狂奔,等到警察到了现场,知道他逃走,他就没有办法顺利抵达杂货铺了。     要赶在被警察捉到之前。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妈妈,没有了李岚。     不想去跟妈妈解释这一切,不想跟李岚确认她是否讨厌他。     没想到,最后的最后,他最想做的事情,竟然是用毕生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