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妲己一听,差些儿晕过去,猛地挣脱开闻清儿的手,颤巍哭泣地从怀中拿出玉佩在手心上,疯了挥手,跑着走丢一只绣鞋。护卫的武士一人扯住她的手,囚车后面军士上前来挡住在她,她摆身无力不能推开他们,只能不住喘哭:“让奴家过去,我要见见郎君。”

    前面围着囚车的百姓们,所有吵闹声,交谈声和谩骂声,声声淹没她娇弱的悲恸哭喊,根本没人理会囚车后是如何情况。

    话还没多说两句,申公豹出现在她身后,灵犀一点后背,苏妲己脑海白茫,哭腔戛然停下。囚车突而更加狂躁怒号,仿佛要破车出来,百姓们退而又退,两股战战。黄飞虎蓄力拳头炸响,即时就要爆发。在后的申公豹嘴里念喝法咒,掐指画符,一记道符化无形挥去,金光闪耀从后方冲发,直至前处,百姓们惊呼后看有一仙骨道风的俊逸道爷,还没来得及这顶礼跪拜之念生出,又是惴惴吓赫得前方再崩异动,只听得囚车内传出剧烈大喊的痛苦声,然后停下来。

    一头秃瘦佬当即爆叫‘好’!引起众人鼓舞,皆是看着神仙道士滔滔敬仰。

    黄飞虎朝后瞧去,是申公豹大护法,他心中暗自钦佩,向他持礼致意。申公豹还礼,环抱住苏妲己的肩膀,便不好跟黄飞虎将军多有攀谈,返身向后走。

    将苏妲己抱起,申公豹走到闻清儿身旁说:“贫道无意得罪,冒犯了帝姬公主,为不干扰黄飞虎将军只得如此。清娘娘这便随贫道返回皇城后宫吧。”闻清儿有些不知所措,愣愣点头,她还去张望瞧着囚车,申公豹叮嘱提醒:“清娘娘,我等走西市巷道不与黄将军同去。车夫和乘辇早已在等候,请摆驾随行。”

    于是,闻清儿同申公豹以及昏去的苏妲己一起离开,两位家将在后,朝西边巷走去。申公豹后方的平民们望去,仿若敬仰神人,有迷信者老人还跪地虔诚拜起来,口中喃喃默念。

    黄飞虎继而催促兵将,朝皇城侧门暗道方向赶车。人们聚众看了好些时候,发现也没什么好看,渐渐稀疏散去。卖货的卖货,拉唱奏曲咿呀喏和,有茶馆、酒楼、欢乐赌场的伙计来回折腾,扫尘除泥,可别说,这路上泥土也忒多,味道还极重。

    刚从胭脂馆出来的公子爷搂住一女,捂住鼻和邻近的珠宝胖大叔漫谈聊话,怨气颇多,忿忿道:“这都是哪里来的腌臜恶俗,朝歌城纵有繁锦荣华,净是被弄得臭水沟渠。”

    正说着呢,有好几个打扮落魄的家当农户人挑担经过,公子哥‘呸’一声,那些农户人边上俩小孩脸皮薄得羞低头不敢望楼台盛景,肩上竹担子掂了掂往父母后面躲,妇人不敢亦抬头,但她心有气犯,她男人瞪了公子爷一眼,护着婆娘和大儿小女走前。

    “嘿!有点儿闹倔。”将毛羽扇子晃近挡住他们的去路,公子爷恶笑道,“杂种民夫这是去哪儿?”男儿自当不得受辱,黝黑的手背筋骨狠拧,放下扁担就要干他个翻天,他婆娘急得拉扯住男人粗衣袖摇头使眼色。珠宝老板摸自小胡须津津乐看这一幕,周边行人熟视无睹走开,让出这一圈地儿。

    公子爷不识好歹,瞧见妇人黄脸糙皮不入眼心,但那身边的女童十岁见美,俏春韵味甚是活力。扰得他嬉皮笑脸伸手过去,奸笑秽语地想摸摸她圆圆小脸。男人大惊怒发,登时举起扁担就要砸落,再也顾不得什么富家权贵。

    此时,公子爷的猪蹄手突然被一壮汉擒拿,引得他顿足叫疼,哀嚎哭起来。旁边的女子尖叫不停,转过头来看见有一老者能喝止壮汉住手。见他浑身发臭,好似穿着名贵,可这般模样,谁知道是哪里扒来的。她恶毒咒骂:

    “你这死瘟的老家伙,可知道这位是谁人么?他是这朝歌城祭酒官大人的大公子,你竟敢在此滋生犯事!”

    边上的珠宝胖老板见势不对头,钻回去自家店铺。女子乃是艳名远播的云烟阁楼姑娘,正当她还想多嘴几句,她被旁边的公子爷呼地扇红了娇脸,火辣疼起,倒在地上时,她眼里发怔都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

    捂住手臂疼得不知喊叫什么,公子爷还不忘踹了两脚给她,直直跪下,泪水鼻涕混浊呜呜哭道:“孔爷爷饶命,小子不敢了。”钦天官老臣孔芳不去看他,走过近旁时说:“去跟你爹领赏三十鞭子,少抽一下,别指望有好日子过。”

    孔芳塞给农夫几两银贝,男子激动颤抖不敢收下。孔芳转过身再递给妇人,妇人看了男人想求他意见,男人自觉拗不过大老爷的好意,让婆娘收好,他砰然下跪磕了头数次,孔芳也不去拦他,安抚了俩小孩的头顶,见这孩童向他脸露微笑很是纯朴。

    孔芳感觉身乏疲惫,捶了捶肩膀扬起灰尘就走开。

    看见远些的公子爷在女子搀扶下哼唧疼着,孔芳喊道:“小子,滚回来,老夫有话要教训几句。”公子爷低头羞愧难当,让女子松开手,自己歪扭返道回来,认错道:“孔爷爷,我错了。”

    孔芳叹息说:“要不是老夫认了个便宜干儿子,怎么会放过你这浑孙子,也就老夫跟你家老祖还有点交情。”公子爷点头苦哈哈,笑不出来。

    “小子,你老爹杜平启没同你说么?可知道好几月前,城中有一姜姓副官被砍了头?那是陛下授意令下,行刑裁决,这姜姓的氏族有多大势力都罩不得脑袋,你觉得你的脑袋有多重要?”孔芳冷笑道。公子爷恶寒脊背,听得他浑身抖动害怕,抬头发颤问:“姜副官不是被抄家......贬为庶民么?”。

    孔芳冷漠瞧他好久,并不回答。杜家公子爷眼转明白,吓死趴在地上,额头冒着虚汗。老臣孔芳低看他:

    “好生本分点,陛下如今不同往年念旧,老夫也只是寻点关系才提醒你,你再敢犯事,老夫自己提刀砍了你,再向陛下表决明意,到那时没人会替你主持道理的。”

    公子爷跪下诚谢,匍匐在孔芳脏乱尘土的足靴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商周帝辛》之 第四十九章 钦天监官是作者炮炮火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商周帝辛》之 第四十九章 钦天监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商周帝辛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炮炮火写的《商周帝辛》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商周帝辛》之 第四十九章 钦天监官是作者炮炮火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商周帝辛》之 第四十九章 钦天监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商周帝辛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炮炮火写的《商周帝辛》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商周帝辛最新章节- 商周帝辛全文阅读- 商周帝辛txt下载- 商周帝辛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九章 钦天监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商周帝辛】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商周帝辛》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苏妲己一听,差些儿晕过去,猛地挣脱开闻清儿的手,颤巍哭泣地从怀中拿出玉佩在手心上,疯了挥手,跑着走丢一只绣鞋。护卫的武士一人扯住她的手,囚车后面军士上前来挡住在她,她摆身无力不能推开他们,只能不住喘哭:“让奴家过去,我要见见郎君。”     前面围着囚车的百姓们,所有吵闹声,交谈声和谩骂声,声声淹没她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